夏之纳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二)

大卫之子

 

 

跨越第四特异点,伦敦之后,藤丸立香曾经和玛修一起,从迦勒底的资料库里翻出《圣经》。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说是这么说,真的论起来,只能算是一时兴起。

“我想看看那个被瞪一眼就会怀孕……不是,被瞪一眼就会受诅咒的家伙究竟算个什么货色。”

前辈好像说出了什么不得了的句子。

玛修一边想着,一边与立香一同翻过《旧约圣经》的一页页。

所罗门和他父亲大卫一样,是被神选中的王。登上王位的时候,似乎还很年轻,但不久就受到神的旨意开始建造神殿。

建造耶路撒冷第一神殿的功绩十分有名,甚至也有人直接将这座神殿称作所罗门神殿。

立香并不是个对历史十分熟悉的人,要分类的话,她首先属于运动系,其次是理科,最后才是文科。即使是这样兴趣偏科的不成熟少女,也听说过所罗门王的名字。

不过也就仅限于听过名字了。

“七百妻子三百妃嫔……哇。”靠,史诗级渣男。

立香把某些不雅的词汇咽下去不给玛修听到。

迦勒底召唤来的英灵中王者并不少,但是……所罗门王的这个后宫数量,别说眼下了,就是爆炸发生前,都比迦勒底的总员工人数还要多吧。

“话说回来,只有《旧约圣经》吗?”

“是的,前辈。有关所罗门的生平事迹,迦勒底虽然存有资料,但经过毁坏已经无法阅读……或许是雷夫教授做的吧。”

迦勒底早在研究召唤系统Fate时,就收集了众多人类史实史诗上的英雄英杰的传说记载。虽然可能与实际存在偏差,在某种程度上,只要知晓真名,迦勒底便可从系统存储的大量资料中对英灵的能力进行演算和推论。

不过就立香迄今为止的经验,这个“某种程度上”可以说相当不靠谱。但这不怪系统,而是好些英灵奔放起来,丝毫不按他们生前的套路出牌。

 

之后有一回立香在走廊上碰到整日忙着搭讪看不见人影的大卫王,想着机会难得,把《旧约》摊在了对世界级宗教影响深远的以色列王本人面前。

“就这个年纪的我看来,倒是没觉得有这么伟大呢。”大卫也很给面子兴致勃勃地翻开资料,“当然,我不否认自己很能♂干,不论是作为牧羊人,还是身为王。”

“请你把奇怪的符号去掉好好说话。”

“原来如此,客观来看,记载的内容本身倒是没有太大的偏差。嗯,可惜以这种记述的方式,虽然以第三者的视角来看事实如此,实际情况应当差得很多吧。”

“?什么意思?难道说魔术王其实是个情圣?”

“哈哈哈那怎么可能,我无法断言那家伙好不好女色,毕竟死后的事我也不清楚,不过七百个妻子应该是真的吧。”

毕竟是我儿子嘛!

牧羊人青年笑容爽朗。立香意识到不能和这个亲口说出“妻子越多越好”的人较真。

大卫的特性非常理智,很难说他生前给予了妻子们尊重,但他将现在身为英灵的自己与生前分割得很清楚,即便贪花好色本性难移,也不会将生前对女人的那套观念放到迦勒底的女性身上。

……当然,主要原因是迦勒底目前的人员构成,从者已经远大于仅存活不到20人的工作人员,要是搭讪的方式不对,女性从者会直接反手一个buster打爆他的头。

“不过……要是他真是记载中表现出来的这样,说不定还不错呢。”

大卫翻着资料有些感慨,只换来没有听懂的御主一声“啥?”。

“没什么,御主啊。”大卫说,“我很支持你主动了解敌人背景的心,可惜我能提供的情报,就如之前与你说过的那样,再没有其他的了。”

大卫王长寿,所罗门可以说是他晚年得子了。

当大卫将王位传下,与列祖同睡时,所罗门还是个少年人。即使是被视作耶稣先祖的大卫王,也无法知晓自己身后之事。

也许所罗门成王之后有所改变,但那是大卫接触不到的故事。

 

“讲真的,如果不是最终BOSS是魔术王,我对这个话题真不感兴趣。”

人理最后的御主诚实地说道:

“我对你们父子肾功能的强度比较来得有兴趣。”

 

◆◇◆

 

藤丸立香在什么地方都睡得着。

有学妹芙芙作证,立香刚到迦勒底时因为入馆时的模拟训练大脑疲劳,不能说疲劳到会立刻昏倒,但她就是心大地在走廊上一躺。

 

以色列的王宫之于现在的立香,和迦勒底之于当初的立香没什么区别,同样是不识一人的陌生场所。

仪式上的刺杀之后,立香由侍女引导至为本应嫁来的埃及公主准备的宫室。侍奉王族的侍女极有眼色,也可能是被仪式上立香那一手震着了,侍女端上水壶和果盘之后便退出房间,将空间留给远道而来的异国公主。

立香还没有心大到在不熟悉的地方吃别人送的东西。少年王让她稍候,实际处理一场刺杀要花的时间可不少。

立香捏着匆忙中加持“瞬间强化”提升力量有些发麻的胳膊,在床上坐下来,不知不觉便被堆满丝绸绒枕的奢华床铺俘虏了。

等她再度醒来,天已经黑了。屋里不曾点灯,幸好这年头没有光污染一说,凭着晴朗夜晚从窗户洒落进来的月光足以看清室内环境。

怎么说也是从沙漠长途跋涉到这儿,好不容易有个完美的睡眠环境,立香舒舒服服地睡了一觉,醒来便觉得口干舌燥,从略粗糙的金属制水壶里倒出水闻了闻,也不管这样是否真的能闻出问题来,将一杯水灌了下去。

“醒来了吗,我的妻子?”

“…………”

立香心有余悸地将杯子放下,有一种已经喝下去的水都会呛出来的错觉。

她转头看向房间另一侧,醒转后并没有关注的那一边坐着不久前刚见过的魔术王。

立香确实从《旧约》中得知所罗门年少登基,但没想到会年轻到这个份儿上。在伦敦见到的那个男人毫无疑问是藤丸立香的敌人,然而她很难将眼前这个少年人和最终BOSS联系在一起。说到底还是个少年的所罗门王能不能被称作魔术王?

“我来给你答复,与致歉。”

所罗门王端坐着,他的动作其实很松散,但就好像天生被赋予了无论什么姿态都会显得庄重的气质。年轻人的身姿还很柔和,但应该没有人会觉得他不配王者身份。

“仪式上的刺杀者是罪人亚多尼雅的余部,想藉由杀害你毁去我国与埃及的维系。”

实际上刺杀应该冲着所罗门本人来,可惜作为已经开始受到爱戴的王,所罗门身边的防护不可谓不严。曾经企图篡位之人留下的残余势力无力对所罗门本人下手,就只要挑远道而来的异国公主开刀。

就是所谓的赢不了你也要恶心你一下。

不过亚多尼雅本人已经死了蛮久了,残存下来的忠于他的部下就是拼尽性命也只能恶心所罗门王一下。然后还被碰巧路过一般性质的立香怼了。

所罗门王解释得一本正经,可是立香一点都不关心。

在众人面前打官腔索求解释是在给自己打圆场,实际上刺杀背后真相如何立香一点都不在乎,真正会被刺杀的埃及公主已经和她的奴隶跑了,她是个李代桃僵的假公主。发生在公元前十世纪的一场堂而皇之的刺杀,其内里的政治斗争与21世纪生人的立香毫无干系。

“毕竟是我的疏忽,我便向你致歉,愿这场意外不会影响到我国与埃及的友好关系。”

年轻的王也很会打官腔。立香作为被刺杀的当事人可以接受他的道歉,两国邦交就没她的事了,可以为邦交说话的公主早就落跑啦!

“关于这件事,请你去与随我来的使臣谈吧,伟大法老的想法并非我可以决定。”

立香想了想,把锅往埃及使臣团头上一推。那个脾气不好的宫廷护卫长听说几代前也有王室的血统,话语权比她一个冒充的正经多了。

 

正事谈到这儿差不多。所罗门王从椅子上站起来,立香以为他要离开,熟料年轻的王却漫步至床畔,挨着立香坐下来。

王捻起少女的一缕发丝,她的头发不长,为了亲吻指尖流淌的滑腻的发丝,王的脸颊几乎要贴上她的肩膀。

“听说埃及与我以色列风俗不同,你贵为公主大约不曾学过在床帏间取悦男人。”

“哈?”

“作为致歉,便由我来教导你吧。”

“哈??”

“我的妻子,我的佳人。”

王将愣神的少女轻轻压倒在床上,从他肩头滑落的白发垂至少女的胸前,那双注视她的黄金的眼瞳比日光更加刺眼,比月光更加清冷。与曾在伦敦所见的狂妄嚣张的魔术王相比,面前的少年王许是还年轻,声线比伦敦所见那人要柔和得多,沐浴在月光中的耳语能令女子溺毙。

立香:“………………………………嘭!!!”

然而,藤丸立香并不吃年下。

在那双嘴唇落下来之前立香支起腰来了个重重的头槌,哐当一声把耍流氓的青少年砸到床下。

反作用力弄得她的脑门很疼,但看到少年人捂着额头一声不吭可以说非常委屈的姿态她就解气了。

强破王之气场,立香冷静下来把所罗门打量了个遍。她的认知没有错,除了相貌特征,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少年与在第四特异点现身的最终BOSS联系在一起。

那个魔术王嚣张得气人,他的确有嚣张的资本。藤丸立香是个生活在普通人群中,与魔术与斗争无关的门外汉,即使是门外汉,她也从那个男人身上感觉到了危险和战栗的本能。

然而面前这个少年,个子比她矮,华美的衣装也不能完全挡住实际上十分消瘦的身躯,似乎变声期都还没过声音有些许沙哑,被她一个头槌击中半天没把脸露出来。

讲道理,要立香把这个比学校自己班上的男生还要弱鸡的少年视作一国之王,并她注定要打的最终BOSS,立香办不到。

 

“恕我不奉陪。”

“……是吗。”

少年擦去眼角因疼痛泛起的生理性泪花,抹除额头的红印,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应了应立香的话,转身离开了属于埃及公主的宫室。

立香看着那少年拖着一头看着就很沉重的白发,如同王权压在削瘦肩膀的背影。

瞧这浑然天成的耍流氓功力,确实是大卫亲生的了。

她想。她开始相信大卫给的情报了。

大卫说过,所罗门基本是个残酷而恶趣味的废物,虽然大概确实有可能做出一些糟糕的事情,但只要不是发生了十个秘密情人统统背叛了他这种程度的事情,那家伙是不会去搞劳什子人理烧却的。

习惯了英雄王和法老王画风的御主想,

这个少年魔术王,怕不是被戴了一千顶绿帽子才因此决定报复社会。

 

◆◇◆

 

送嫁队伍即将返回埃及,临行前,护卫长要求见他们的公主一面。

那位护卫长在仪式上割断了指着立香惊诧的仆从,这一举动已经表现出了他的态度:他决定将嫁给所罗门王的少女并非真正的法老的女儿一事隐瞒下来。

是否真的瞒住了另两说,至少所罗门王并未质疑。

那一天立香众目睽睽之下最终也未摘去脸上的面纱,真正见到她的脸的,只有当天晚上来到房间的所罗门王一人。

立香的容貌与埃及人毫无疑问是不同的,然而所罗门王没有提出这一点。

这样一来,在双方的默认下,立香作为真正的法老女儿被迎入所罗门王的宫宇。以眼下局势,两国都想建立良好的邦交,便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睁眼瞎。

某种程度上,嫁公主其实是政治联合的附属品,只要两国能够达成合作的默契,嫁过来的到底是不是公主倒不是那么重要。不过对埃及人来说,公主没嫁出去无所谓,王室的血统不能弄丢。

立香估摸着护卫长是来质问自己爱菲茜在何处。她为他们保护王室血脉的敬业行为感动,并拒绝了护卫长的求见。

爱菲茜没有告诉立香自己的盘算,立香也没有问。护卫长来问也是白问,立香可不想和他尬聊。

 

当护卫长甚至跑到她住的宫室外来堵人的时候,立香毅然决然地从后面的窗户翻了出去。

“爱菲茜殿下——?!”被分配来照顾起居的王宫侍女发现主人竟然翻墙而走十分绝望。

立香溜达到王宫的花园里,蹲在人工小池塘边上看鱼。按影视剧来说王宫后花园是宫斗事故(事件)多发地,在埃及公主之前所罗门好像确实已经娶了几个妻子,奈何现在的所罗门王在立香看来还是个没发育完的中学男生,他娶的妻子估计也就是初中生的年纪,立香只觉得十分作孽。

“听说你拒绝了护卫长的求见?”

所罗门出声的时候,立香正拿着树枝百无聊赖地戳水花,冷不丁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险些把一条无辜的鱼戳个对穿。

这个小鬼真的是将来的GrandCaster而不是Assassin吗!

立香回头,因为她蹲着,就仰头看向站在身后的所罗门。

少年人略微低头逆着日光,因为脸黑导致看起来与亲爹一点都不像,但其实他黑得恰到好处,虽还留着些稚嫩的痕迹,五官确实很好看。

立香认为这个年轻的王果然还是不能被称为魔术王,他的脸上手臂上还没有奇怪的黑色花纹,脱去王的衣装,应该和普通的少年没什么两样。

然后立香摸了摸鬓角,试探地开口了:

“我又不是公主本人,何必自投罗网。”

倘若玛修在这里,一定会大声提醒,前辈你这根本不算试探!是一上来就把别人不想说出来的真相摊牌的KY!

“…………”

所罗门王默认了妻子被调包。埃及使臣那边恐怕是这么断定的。然而,立香盯着少年的脸发现他嘴角僵了一下,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这个少年王,迫真是个天然呆。他真没意识到立香不是个埃及人。

立香觉得自己不能放过这个嘲笑最终BOSS(作死)的机会。

在她张嘴之前,少年眸光闪烁了一下。

“……原来如此,真正的公主去了‘海’的北面么。”

这位小兄弟,千里眼是犯规的,我要让你爹给你一发技能封印。

 

以摊牌为代价,立香get了魔术王幼年糗事x1。

这样一来以色列也待不下去,避过埃及人之后会被所罗门王赶出去吧。

……立香是这么想的。

然而所罗门王把这事儿忘了,他忙着呢。

以色列在大卫晚年经历了数次大型天灾,饥荒隔几年便会发生一次,还有被视作神罚的瘟疫。所罗门从他父亲手里接过的国家,虽说勉强还算繁荣,本质上是个烂摊子。

于立香而言,魔术王是人理烧却的首犯,她的大敌。这个尚未被称为魔术王的所罗门王却不得不说是个兢兢业业的国王,立香远远地观望那十来岁的少年忙得脚不沾地,她见过上一个这么敬业的还是骑士王呢。

有趣的是年轻的王再忙碌,脸上始终是淡淡的笑容,像是游刃有余,一点儿都没有十几岁青春叛逆期的特性。

藤丸立香看人很准。在第六特异点,福尔摩斯分析过,魔术王应该是拥有反映出对手性格的特质。魔术王的人格不稳定,立香看不懂他,她也看不懂这个年轻的所罗门。准确来说她放弃了看懂他,即使认为年少的魔术王无害,人理最后的御主终究是要去面对将人理奠基烧毁的大魔王的,她没有,也不想将这两个同一人的影子叠起来。

 

就算所罗门给忘了,立香也不打算就这样被当作埃及公主养着。

说到底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啊,虽然实现率微乎其微,立香还是打算自己做些努力,尝试与迦勒底联络。

没有通讯器,没有从者,令咒也没反应……

剩下能达成的要素只有找到灵脉吗。

立香叹气,找到灵脉,没有玛修的协助她也无法设置补给点,迦勒底的召唤阵……姑且还记得大致的图案,但她又不是个艺术生,没信心把法阵画好。

死马当活马医,只能先找到灵脉再说了。

再耗下去别说人理烧却的时限要归零,她也会被三千年前的生活环境逼得跳脚的。

 

所幸这里是魔术王的国土,后世的宗教圣地耶路撒冷的奠基之处,不可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灵脉。

就在这时,立香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傻帽。

 

◆◇◆

 

甭管智商几何,反正立香觉得这个男人挺傻的。

“欺骗我主我王的异教徒,你还不向我下跪?”

 

屋主没说赶人,立香厚着脸皮在王宫蹭吃蹭喝寻找灵脉。人理的御主活动起来行动力非凡,距离立香来到耶路撒冷只经过了十几天而已。

古以色列的食物不尽如人意,王宫的睡眠条件倒是不错。立香很中意那些柔软的靠枕。当她幸福地沉浸在梦乡里,粗暴的声音却打断了美梦。

“我命令你醒来!贼人,觊觎雅威恩惠的异教徒,你当被处以极刑!”

吵得要命的男性叫吼迫使立香不耐烦地掀起眼皮。站在她床前的是一个长相俊美的男人,留着绿色的短毛,看着该死得眼熟。

“烦死了!”

来人并不是可爱的学妹,便无人能消解立香的起床气。

立香猛地坐起来,暴躁地跳起来去抓男人的脑袋。

莫名其妙来到不是特异点的古代已经受够了!居然还有人来打扰我睡觉!!

“唔唔!?”

立香抓了个空。

她的手掌直接穿了过去,没能抓到一根发丝。

绿发的男人在俊美的脸上浮现出讥讽欠揍的笑意。

“低贱的女人怎么能碰到我的玉体!”

立香揉了揉眼睛仔细瞅了一眼。

绿发的,长相好看的,不透明度30%的男人。

……

少女打了个哈欠。

“喂!?”见她重新往被子里钻,男人恼羞成怒上前来,同样抓了个空。

 

用枕头捂住两只耳朵,藤丸立香回到梦乡。

——又不是提灯幽灵谁怕啊,有本事减我NP啊。

 

得知这个男人的名字叫亚多尼雅,也是大卫的倒霉儿子之一,则是立香睡饱后的事了。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

To Be Continued

 

◆◇◆

 

注解:

①政治都TM瞎扯的

②‘海’指的是地中海。其实我想写埃及公主出逃去古希腊,然后发现那会儿古希腊那会儿还是斯巴达(……

③大卫的宝具带高概率的技能封印。然而对不打技术流的我毫无用处。(领导力赛高!)

④亚多尼雅,所罗门他哥,俊美仅次于押沙龙,硬要说的话其实人格魅力也是有的,但我就是觉得他有些傻帽(偏见。

明明已经死了,却因为作者兴趣而作为幽灵(战斗力零)登场了!【鼓掌】 

⑤以及看到这里应该明白了生前所罗门的人设非常我流!!注意回避现在走还来得及!!


评论(17)
热度(208)

搞事!搞事!搞事!
FGO沉迷中.CP基本只产罗曼咕哒子。热衷群像。paro好吃。想开车。

© 夏之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