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纳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二十三)

通天塔


《旧约》的《创世纪》中记叙过这样一段故事:

诺亚的大洪水刚过去不久的年代,天下人口中述说的言语都是相同的。

人们向东边迁移,在古巴比伦附近一处名为示拿地的平原定居。距离大洪水过去数代之久,人们的生活稍稍得到安定,却仍然深刻记得洪水带来的灾难。

于是有人说:“来吧,我们要做砖,把砖烧透了。”

人们用烧砖和石漆搭起城和塔。

他们说:“我们要建起一座城和一座塔,塔顶通天,为传扬我们的名,免得我们再分散在大地上。”

人们众志成城,通天之塔便以惊人的速度拔地而起。

而神不允许这塔建成。

神出手使天下人的口音变乱,彼此语言不通。人们便停工不再建筑这塔,逐渐...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二十二)

书念女子


——那里有一片辽阔的沙漠。

一望无际的黄沙覆盖大地,视野中竖起高耸的沙丘。并不柔软、混杂着石砾碎片的沙土堆砌起来,填满陆地的空洞,累积起足以让人四肢并用才能攀爬的高度。

这是无论几次都需要强调的事情:

沙漠绝非适宜人类生存的地形。

或许蝎子、蜥蜴、蛇这类生物能在沙漠地下如鱼得水,但时不时扬起粗粝风沙的沙漠,毫无疑问不适合拥有柔软肌肤的人类长久生活。

但有趣的是,人类最古老的文明之一就起源于沙漠之中。古埃及人围绕尼罗河畔建立起文明,延续兴盛的王朝。在有水源的绿洲附近才有人类的聚居地,然而有时,后人又会难以理解地从沙漠深处发掘出古老的文明遗骸。...


玩兔兔时的智障脑洞


《没有迎来2017年的罗马尼进入了R18世界线》
罗曼咕哒♀
整合和亲友的聊天记录
车我是不会开的,我脑内已经爽过了(喂 


《昨日而亡》

【深夜报社/死亡描写】


是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麻雀说。

用我的弓和箭,我杀了知更鸟。

谁看见他死去?

是我,苍蝇说。

谁取走他的血?

是我,鱼说。

谁为他做寿衣?谁为他掘墓?

是我。是我。

谁来做牧师?谁为他记史?谁来持火把?

是我。是我。是我。

谁来当主祭?谁为他抬棺?谁来提供柩布?

谁来唱赞美诗?谁来敲丧钟?

是我。是我。是我。

是我。是我。


“是谁杀了知更鸟?”

——“是我。”


藤丸立香死了。


圣女放下鸢尾旗帜为她洗净伤痕累累的身躯;

蔷薇的皇帝为其穿上精致的新衣。

女剑豪收起双刀抱起她的遗骸;

放入绝世天才亲笔设...

《就这样死掉真是太没出息了!》因为这个版本的翻唱太逗了,洗脑循环结果如下
#罗曼咕哒♀#
退隐勇者咕哒子(职业:家庭主妇Lv99):夭寿啊为什么又有魔王啦!我不干啦!(装备道具[黑暗物质]:因为手抖烧坏的炒鸡蛋)
前勇者她爱人医生(职业:小镇医师Lv??):好好好不干不干(话说你怀着孩子我怎么可能让你去讨伐魔王啊!)
前勇者她弟咕哒君(职业:生活大师Lv80):所以就让我去打魔王吗??我不想干啊!我一个练生产的人你们想让我拿着锄头抗怪还是拿着锅铲奶人啊!?(沉迷生活职业.jpg)
人见人爱的学妹(职业:见习学者Lv20):前辈!我准备好了!(刚转了职打算考大学的盾兵)

最后一通电话打到隔壁的英雄王那里...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二十一)

Extra card


时间是不会倒流的。

而故事的叙述顺序允许倒叙。


◆◇◆


月朗星稀的沙漠中央筑起高塔。

那塔极高,远在千里之外依稀能见,塔顶如云端,不见尽头。

这片沙漠连同以色列与示巴的国土一同,几乎将整个阿拉伯半岛笼盖入固有结界当中。

时间是不会停止的,时间是不会逆流的,因此,时间只能向前流动。时间不会如死水滞留,但历史——构成文明进步基石的人理,是有可能遭到人为截断的。


拯救人理的未来少女,与示巴王国的女王一同行进于沙漠当中。

这个时代,与任何一个时代一样,存在着平凡的人们,存在着星辰般璀璨的英杰,然...


怎么又是你拉二,上次梅林也是歪成了你……

……怕不是因为我在码字写女王拆金字塔……

谷子脑洞(啥?#罗曼咕哒子#
《神明是从蛋里出生的》
由于迦勒底个别问题Caster的魔术事故被装进蛋里抛到公元前的御主
竭!尽!全!力!敲碎蛋壳,面前是大写的所罗门的脸
“靠,这个男人毛孔好小,被神所爱这么好的吗!?”(重点错)
掌心里的咕哒子酱☆
“你是什么生物呢?”
捡到奇怪物种表面上很好奇的所罗门·Lily
“我是你雅威哒!”
信口雌黄胡说八道的混沌恶属性御主
理所当然,所罗门怎么可能相信呢……
“是吗,你是我主派来的分身吗?”
【为什么信了啊!这孩子没问题吗!大卫你看看你儿子他甜得根本不能当王吧!?】
混沌恶的良心有点痛,从此躲在所罗门的头发里面教幼所如何将天赋用到实际上。虽然其实不用教他也迟早...

8012年的碎片(二)

没有人能够无病无灾度过一生,然而,战胜疾病得以延续生命,仅是作为常人的基础。

身体的疾病是如此,精神的疾病亦如是。


>>> 


各位听过譬如这样的爱情故事吗?

两人分离之后,一方遭遇意外失去记忆,辗转多年后回到故土,见到过去的恋人。虽然或许已在其他地方建立了新的关系,即便记忆中没有那份悸动,在再遇的瞬间依然感觉到,这颗心脏能够坚强地跳动至今,正是为了让主人与对方重逢。

能够恢复记忆也好,不能恢复记忆也罢,两位主人公依然会再度相爱。

现实中少有这样巧合而理想化的展开,但在文学创作的爱情当中,这种程度的剧情发展是属于老套又小儿科...

搞事!搞事!搞事!
恋爱是什么能吃吗?
群像最好玩了!
夸我.jpg

© 夏之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