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纳

过任务有感。

教皇厅

泽菲兰:光战倒是从屋檐下出来啊!不出来我怎么偷袭!

光战(远程):啊?

光战(奶):我为什么要出去??

光战(近战):我是不会第一个上去抢仇恨的

光战(T):来吧挚友,今天是我们的抢仇恨之战!向我开炮!(撸袖子)

光战(我并没有转过职但是一听就超叼的机工师):我们又不是傻(说着架起了炮台

【教皇:???

“总之先把教皇的飞艇击落吧。”(烟


一边推ff14主线(我连3.0都还没打完……!!)一边脑洞


咕哒子:

海(抑)德(制)林(力)的使徒(x)光(yu)呆(zhu)。

人女,本职是诗人(爱抖[比心])

因为被差使跑腿,原本就利索的腿脚快得不行,一边跑一边打把敌人溜到死。

副修召唤,实在打不过的时候会叫援军(英灵)出来代打。


所罗门:

黑皮白毛角尊,森都老大。

态度貌似冷淡,仔细回顾剧情才会发现光呆咕哒提出的请求几乎没怎么让她跑腿(……)就会答应。每次出场比起让咕哒去跑腿更喜欢来一大段CG剧情,这样可以和咕哒多待一会儿。

明明是个黑白魔双修却用着召唤师的技能,很能打,然而不出门。宅起来不出门最初是为了镇抚...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十)

所罗门王的使魔


藤丸立香做了梦。

梦中所见的过去。梦中所见的未来。

那是悲伤的光景。也是最美的光景。


◆◇◆


让女士睡在地上,男人却安心睡在床上。

这种情况在迦勒底大概会引起极大的暴动。

与几乎由男性占据全部大局的历史记录相比,迦勒底的英灵有近一半是女性,最重要的御主和唯一的亚从者是女性,因此在人理仅存的要塞中,可以说最大程度地做到了男女平等——甚至于有些倾向女性,男人的地位反而变得微妙了。

经过第六特异点的战斗之后,倘若有不尊重女性的事件发生,圆桌的骑士们也会率先站出来。

但那是在迦勒底的情况。

藤丸立香的待遇自然是全迦...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九)

戴冠之时


所罗门王继承其父大卫未能完成的伟业,建造供神明居住的殿。

大卫王生前已搜集了一部分材料,于是所罗门搜集更多更好的材料,用最珍贵的石料、木料建造神殿,用最精美的金子装饰神殿,命工匠雕刻天使基路伯的雕像,在殿内的每一处门楣刻上栩栩如生的树与花。

神殿以七年建成。落成之后,所罗门王便命人将契约之箱运过来,供奉在殿内。


王为准备祭祀,于神殿中守节七日。

这七日间神殿内唯有王一人,守卫须得在神殿外围戒备,只除为王奉送食水的祭司可出入神殿。


所罗门王如此下令,使自身衣冠齐整,便进入建成的神殿。

这七日间王将在祈祷中度过,虔诚如他父...

在微博唠过一遍决定接着找地方唠嗑

说一个我曾经立下flag旧剑落地就开坑结果秒收旗然后至今没有实现可能将来抽不到旧剑了的故事
原创女主,设定维持我一贯作风非常放纵神奇,天大地大女主最大(……)
女主的自带技能是……物理学(不)
她的双眼所见范围内一切不符合物理法则的事物都会被修正。也就是她的视线范围内不存在神秘,不存在魔术,咖喱棒也只是一把普通的剑,发不出光炮
然后她因为这种过分的特性被自己的世界驱逐扔到了别的世界的亚瑟王时代,因为对于她来说,亚瑟王只是单纯的故事,并不实际存在,于是因为“你这名字好土啊。”对着还未成王的少年旧剑,把亚瑟王传奇剧透了个遍。←_←
然后就是全面篡改这个世界旧剑的人生,最后...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八)

亲子



梦是很虚缈的东西。


明明梦境是由人的意识控制的,但实际上人却无法以自身的意志主动对梦境进行操控。可以人为操纵的“梦”反而是醒着的时候才能做的,同时正因为清醒地认知到一切都是自己的幻想,而得以理智地看待捏造。


进入睡眠状态后所做的梦是难以控制的。



有一种说法叫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回忆在梦中复现,并非不可能的事情。


立香看到了熟悉的紫色少女的身影,于是,便向那身影伸出手——



“玛修。”


“——是。前辈?”


刘海遮住一侧眼睛的粉发眼镜少女听到呼唤自己的声音回过头,...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七)

阿基曼的故事


『想要成为人类』

陛下曾向我倾诉过这个愿望,而我一直没能理解这句话的意义。

陛下对我说“你生而为人,所以不会明白”,可是在我看来,陛下活得比我更像个人类,远胜我百倍。

如果要在我平生所见的人当中选出一个比陛下更像人类的存在,那么答案只有一个。

“那名少女的人类性超过了这个时代人类的总和。”

——这样的评价过于夸张了,但以一个渺小个体狭隘的视角来看,这或许是再贴切不过的描述。

我这一生见过三位王。

一位遵循自身的欲望;

一位听从神明的启示;

一位追求人类的曙光。

三王都是远超过我这一渺小存在的伟大人物。

然而,我还是能够从我的角度出发断言...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六)

那日所见的色彩名之为爱


“就算是御主的提问,有些问题‘现在的我’也不能做出回答。”

绿发碧眸的牧羊人单手拿着纸质版的《旧约圣经》,嘴上说着无法作答,却看不出有困扰的样子。

“是‘不能’吗?”

“没错,即使我的记忆中存在当时的自己的想法,有一些情节,‘现在的我’也理解不了‘当时的我’的判断逻辑。”

牧羊人笑容明朗。

“你们想,我的一生之长在迦勒底的从者中足以自傲,二十多岁的我和六七十岁的我的做法肯定是不同的。——确实,这世上会存在那种出生至死始终如一的人,很可惜的是我远远不是那样纯真的人类。”


与当事人讨论记述内容实在是很奇妙的感觉。

从者的思...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五)

王宫女子


大卫与以色列祖先同睡,于是所罗门便登上他父亲的王位。

哈及的儿子亚多尼雅去见所罗门的母亲拔示巴,拔示巴问他说:“你来是为平安吗?”


亚多尼雅向拔示巴请求娶书念的女子亚比煞为妻。拔示巴答应了,去见王,所罗门见她便起来下拜,吩咐人为王母设座,就在王的右边。

拔示巴向所罗门王请求将亚比煞赐予亚多尼雅为妻。

“为何单替他求书念的女子亚比煞呢?也可以为他求国吧!

亚多尼雅这话是自己送命。”

王便遣人将亚多尼雅杀死了。


——《旧约圣经·列王记上》


◆◇◆


远古能被称为祭典的活动都是严肃而庄重...

异世界食堂那个半精灵和人类的故事umm想了个比较普通的梗

遗憾系小故事

咕哒子离开迦勒底回到普通人群中生活,老去,故去。很多年后所罗曼因缘巧合被召唤,遇上与立香有因缘的人,得知她的一生。医生以为最终立香过上了她应有的普通人的一生,那里有她的丈夫孩子家人,只是没有自己。虽然有些遗憾但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直到他去到立香的墓前,看到墓碑上一本正经地写着【藤丸立香,配偶罗马尼·阿基曼】。
立香的孙子解释说奶奶以前一直说死了也不要抛妻弃子的渣男祭拜,遗嘱却很诚实地嘱咐小辈给她墓碑上写上男人的名字。
“说不定有一天还能成为圣遗物呢!”少年记忆中的奶奶幽默地说。
罗马尼又哭...

搞事!搞事!搞事!
FGO沉迷中.CP基本只产罗曼咕哒子。热衷群像。paro好吃。想开车。

© 夏之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