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纳

王与骑士(四)

咕哒君=藤丸

咕哒子=立香


(四)

这个世界有勇者,有恶龙,有魔法,有魔王。

剑和魔法,花与梦,一切能被称为浪漫的元素充斥了这个世界。

神已经远去了,人类和其他智慧种族主宰了世界,在纷争与调和之中将世界推向繁荣。


这个世界是投影。

或许是某个世界全部的投影,或许只是某人的梦的投影。

对生活在这个世界的芸芸众生而言,自身的存在是否来自某个原型无关紧要。即使整个世界是由一只小虫做的梦诞生的,那又如何呢?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度过自己的人生,反正也没有人会知道世界的本质由何而来,自然不会烦恼。

……然而,若是能看到世界的真实又如何呢?



并未远去的过去,大约十多年前,这个国家由名为大卫的王统治。

大卫王很受民众的爱戴,他早年四处征战,平定国土内叛乱的部族,将国家稳定下来。

那时候,神还没有离开这片土地,为了表达对神的信仰虔诚,相较其他国家来说,大卫王治下的这个国家是排外的。除了必要的政治商业交流,底层民众几十年也见不到一个外邦人。

大卫王是雅威虔诚的追随者,但他却对他的孩子,这个国家唯一的王子所罗门说,“我已经年迈,无力改变这个国家,当你成为王,就要由你思考如何将国家带向昌盛。”


大卫王的孩子,所罗门王子拥有无人可及的魔法天分以及远超越常人的聪颖。

王子的头发是白色的,皮肤是深褐色,眼眸如黄金的光泽一般。

宫廷内曾有人议论王子的出身是否正统,毕竟这位王子可以说几乎没有遗传到大卫王的特征,甚至与他的生母拔示巴殿下也毫无相似之处。

大卫王声称自己的爱子是因体内过于庞大的魔力而成了这副模样,爱戴王的人们也相信了。


王子自幼便是不讨喜的性格,他不喜欢笑,但也不会哭,他的父亲大卫虽是英明的王却也十分热衷于满足自己的欲望,并不会向身边人隐瞒自己的喜好,王子却不同,从所罗门王子的身上看不出对于事物的任何偏向,仿佛不存在半分出于自身的欲求一般,纯粹以逻辑性来判断事物。

逻辑和法律,智慧和知识。

所罗门王子身上体现出了一切被定义为严谨的特性,宫廷里的人们却对此感到惧怕,王子的严谨已经不像是人的性格特征,而更像是纯粹概念的体现。


大卫王已经年迈了,也没有其他子嗣。当这样的王子成为王,他们究竟要如何去服侍他?

有近臣向大卫进言,然而大卫也没有办法。

即使在身为父亲的他面前,所罗门也基本都是那副样子,只有极少数的情况会流露出奇怪的情绪。


就比如当大卫对他说,未来国家的方向要由你决定,这时候听授教诲的王子用那双金色的眼睛盯着父王,好像他说了什么异常的话。

大卫王当然不会知道在他的孩子所‘看见’的‘投影的上方’,自己曾在临终前对他说,你要遵从耶和华神的吩咐,行主所规定的道。


虽然大卫也不清楚儿子怎么就成了这副样子,以这样子继承王位对底下的臣民来说确实是个麻烦,好歹是自己生下来的孩子,大卫便决定趁自己还有精力的时候把孩子的性格矫矫正。

但大卫是王,不是教育家,他根本不会教孩子。

他所做的只是把呆在王宫静静读书的所罗门从藏书馆拎出来,将他带到街上沿途走上几趟。

王宫里没有同龄人,他儿子八成是寂寞歪的。

大卫自信地擅自给所罗门的情况下了判定,没跟近臣打一声招呼甚至连侍卫都没带一个就把所罗门带出去了。若是回去晚了,不知道王宫上下会多么慌乱地寻找唯一的王和王子。


大卫在个人生活上是个极其遵从本心的任性的男人,但他却不会做没把握的事情,没效率的事情白手起家的大卫王是不会去做的。

他早年征战,就算如今已经老了也不是个虚弱的老人,何况一道拎出去的儿子年纪轻轻在魔道已无人匹敌,不带侍卫出门就算不巧遇到意外也不会怎样。


所罗门也不持反对意见,跟在父亲身后穿过人来人往的街道,听父王吹嘘他当年在街(屋)上(顶)闲逛看到拔示巴在自家院子里洗澡,然后被他娶回宫的旧事。

“为了得到你母亲我差点杀了她的未婚夫呢。”大卫得意地说,显然完全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

所罗门:“…………”

被动的王子难得主动了一次,阻止了想要用步入老年的身体爬到屋顶上怀念当初的父亲。

大卫觉得很不满,儿子为了阻止他就差用魔法把他捆上了。

为了找回父亲的威严,大卫终于想起了把所罗门带出门的目的,对所罗门说:“你去找住在附近的少年人玩吧,好好学学年轻人的朝气。”

说罢他也不管朝气这种东西是能学到的吗,挥挥手把亲儿子兼国家唯一的王储打发走了。


事实证明缺乏朝气的王子没那么容易融入同龄人群体。

所罗门依照父亲的嘱咐来到住在周边的孩童们玩耍的场所,静静地站在场地边缘,却也不上前。他的外表太独特,注意到他站在那儿的少年人们在远处对他指指点点,将他当成了什么可疑的家伙。

所罗门也不介意,只是静静地呆在原地,放空的眼神不知道看着何方,等待日落后和父亲一起回王宫。


所罗门觉得自己选择的位置已经足够偏僻,不会影响到任何人的交通行走,但客观现实却不这么认为。

他好好地伫立着,发着呆,唤醒他的却是来自身体的剧痛,还不止一处而是两处。

“咦?!”

“呜哇?!!”

“碰!!!!!”

惊叫和相撞的巨响接踵而来。

等所罗门反应过来,他已经向后倒在了地上,身上和身侧分别趴着一个孩子。

这两个孩子刚刚从旁边的墙头翻过来,没有料到有人站在墙下直接撞了上来,一个砸到了所罗门头上一个用头砸了所罗门的肚子。

“好痛——!”

“…………”

饶是所罗门也眩晕了几秒,用手捂着额头。像个火箭似的撞到他腹部的男孩也就罢了,另一个女孩虽然避开了正面冲击手臂却还是砸到了他脸上,论痛感可是脸上严重多了。

男孩捂着头顶挤出几滴眼泪,一抬头猛地发现自己作为受创最轻的那个好像没资格等着别人来安慰,连忙爬起来在所罗门和旁边的女孩之间左右徘徊,一时之间不知道该先关心谁。

“大哥哥你没事吧、啊立香!你还好吗!”

“不好!”女孩托着自己的一条手臂瘪着嘴巴,声音带着些哭腔但又忍着不哭。

所罗门揉着发紧的额头眯眼看了过去,大卫会叫所罗门我的孩子,然而其实他已是少年人,而这两个孩子还是真的孩子,最多不超过六岁,站起来不知道有没有所罗门的腰那么高,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从高高的墙头翻过来的。

孩童的身体是很脆弱的,遭受相同的冲击所罗门的额头只是有些泛红,女孩的手臂却已经肿了起来,伤处看起来十分可怖。

“站住!!”

围墙那边出现了几个大一些的男孩子,那些男孩儿就足以称为少年了,正气势汹汹地冲过来。

“糟了!立香,快起来!”男孩扶着女孩没受伤的胳膊将她拉起来。

“撞到你很对不起大哥哥!”

两个孩子匆匆向所罗门道了歉,互相搀扶着向反方向逃跑了。追赶孩童的少年人们看都不看被波及的路人,径直从所罗门身旁跑了过去。


等所罗门好不容易缓过颜面重击的麻痹感,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匕首赶上去时,男孩和女孩已经被少年们追上包围起来。

“你们烦不烦啊!(“等等立香——”)你先闭嘴啦藤丸!我们根本没做什么,凭什么要被追?!”

女孩愤愤地指控年长的少年人们的行径,男孩试图将受伤的她挡在身后也被推开。

“外邦人大摇大摆地走在我们的街道上,教训你们难道还要理由吗?”少年们嘲笑道。

被包围的两个孩子,女孩有一头鲜艳的橘发,男孩的发色是比较普通的黑色,两人的面容明显和这个国家的民族有着差异。

“就因为这点理由——”

女孩看起来更生气了,男孩见势不好急忙拉住她,小声道:“不要挑衅啊,立香!”

“我们没有示弱的必要啊藤丸!”

“匕首刚刚不知道掉在哪里了啊!”

男孩小声提醒,女孩闻言脸色也有些难看,手无武器和这几个比他们高大许多的少年对抗胜算太低了。

他们故乡的一个词,绝体绝命,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情况。


“这是什么啊!”

少年人中忽然有人叫起来,然后是此起彼伏的惊呼。

以为势必会挨揍的男孩女孩抬头一看,那些少年被地面上他们自己的影子缠住了脚踝无法动弹一步。

“大、大哥哥?”

白发褐肤的少年穿过他们来到男孩女孩跟前,他屈膝半蹲,轻轻托住女孩红肿的手臂,垂着眼帘低声吟唱了简短的咒文。

“立香?”

“啊,不疼了!”

女孩高兴地想要甩手,被所罗门按住了。

“这只是镇痛,伤还是要处理的。”

“谢谢你大哥哥!这是什么呀?”

“是魔术。”

“咦?不是魔法吗?我还以为是治愈类的魔法呢!”

“…………嗯,是魔法。”所罗门微微颔首,将匕首交给他们,“这是你们落下的吧。”

两人眼睛一亮,男孩代替手臂受伤的女孩接过匕首开心道:“谢谢你大哥哥!这是妈妈送我们的东西,谢谢你帮我们捡起来!啊,还有刚才撞到你真的很对不起——”

所罗门摇了摇头,金色的眼眸轻描淡写地瞥了一眼追赶小孩的少年们,缠住他们脚踝的影子开始向上攀升,引得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少年们惊声叫喊。

““等一下!!””

男孩和女孩同时叫道,扑过来拖住他的胳膊。

所罗门微微一愣,回过头困惑地看着他们。

“我不知道大哥哥想做什么,但那肯定是不可以的!”

“这些家伙确实该吃教训,但不可以弄脏你的手!”

先不论脸上透着严肃的男孩,女孩似乎做出了听起来不太对劲的发言。两个人都很坚持,碧蓝和橘黄的眼眸坚定地看着所罗门。

“…………”

“呜啊啊啊——”

所罗门最终放过了他们。得到解放的少年们急不可耐地逃走了。

男孩和女孩松了口气,稚嫩的脸上终于展露了笑容。

“那再说一次,谢谢你,大哥哥!”

“我叫立香,这是我弟弟藤丸。大哥哥你的名字叫什么?”

他们一边自我介绍一边还牵着他的手,两双眼眸真挚而纯粹地注视着他,有种奇妙的怀念的感觉涌上心头。

“我叫所罗门。”




藤丸和立香是远东的民族,跟着母亲来到这个国家,因为母亲的工作原因暂时会留下来。

远东的民族和这个国家的民族面貌相差太大,两个孩子平时没少受住所附近的其他孩子欺负。

“我们才不会输呢!”

立香气愤地挥着还没好的手臂抗诉;藤丸相比起火爆的姐姐是温和派,但神色暴露出他同样不觉得会败给那些比自己年长得多的大孩子——如果不是出现意外的话。


所罗门:“…………”


所罗门看看两个小豆丁的短胳膊短腿,说实话并不认为他们能打赢。

他自认没露出质疑的表情,立香却激动地跳了起来。

“才不会输呢!!……嗷!”

然后碰到手上的伤处嗷叫了一声,捧着手腕泪眼汪汪地蹲了下去。

藤丸看着不靠谱的姐姐显然早就习惯了:“所以我跟你说小心点嘛……”

“把手给我。”

“呜……!”

立香颤颤巍巍将手臂伸过去,看着所罗门褐色的指尖沾着颜色很迷的药膏擦在自己的胳膊上。就算是在擦药碰到伤口还是会痛,等所罗门挪开手指橘发女孩已经咬着嘴唇憋着泪了。

所罗门用食指的指节去蹭她眼角溢出来的生理泪水,惹得暴脾气的小姑娘不服气地朝他瞪大了眼睛:“我才没哭呢……!”

“你再怎么逞强啊……”毕竟是一起长大的同胞兄弟,藤丸很不客气地点出立香明明就是疼哭了的事实。

“藤丸!你想和我吵架吗?!”

“呜啊立香你别乱挥手又要碰到了啦!我才不和你吵呢!”

姐弟俩吵嘴的时候所罗门不动声色地抹掉了女孩脸颊上的眼泪,然后转头对藤丸道:“你的头没事吗?”

“哎什么?”藤丸一愣,接着反应过来,“啊是的!没关系,比起立香我已经完全不疼了!”

“哼,笨蛋的脑壳才那么硬呢!”

“哇啊你还在生气也不要冲我来啦!而且立香的脑壳不也很硬的吗?!”

“我不管我不管,笨蛋弟弟!”

“……立香你要无理取闹的话我也要说了!明明谁大谁小不一定,为什么你就擅自当我的姐姐了啊?!”

“个子比我矮的不是我弟弟是什么!”

“唔唔唔——明明不是这么个道理但是无法反驳,好不甘心……”

强行胜利的女孩得意地仰起脖子,而败北的男孩把头垂了下去。

但凡是个正常人,颅骨都是身上最坚硬的骨头——听着他们吵架的所罗门漫不经心地想。



※ ※ ※ ※ ※


所罗门的性格矫正似乎开始有成效了。虽然看不出明确的变化,但作为父亲,大卫还是看得出来所罗门这段时间的些微变化。

比方说,从前只有他亲自去拎所罗门才会乖乖跟着他出门,现在儿子却会主动等大卫过来领他出去了。


“你也不必等我,耶底底亚。”大卫说,“想离开王宫的时候就自己出去吧。”


大卫只是随口一说,结果所罗门真的就开始自己出去了。

到这个地步,所罗门的变化就很明确了,王宫众人只是因平时与王子接触不多才尚未察觉。


大卫好奇儿子飞快的变化由何而来,却也没有特地去确认。所罗门的能力大卫再清楚不过,所罗门是一国王子,虽然仍是少年但这个年纪也不是孩子了,不论和什么样的人交往所罗门都应有自己的判断,而即使错付信任亦要他自己为教训付出代价。

倘若连这点能力都没有,大卫也不会放心将国家交给他。

另一方面大卫王的精力不如从前,没那么多空闲的力气去督查王子的人际交往。

话是这么讲,结果大卫很快见到了所罗门的朋友。



远东国度的武将世家贵族领着子女周游世界,来到这个排外的国家时向王宫递交了入境申请。大卫批准了他们的入境,意在建立几分不知道有朝一日会不会派上用场的交情。

贵族武将是一名女性,不但相貌美丽且拥有值得敬仰的一身武技。

大卫王在女性问题上素行不良,不过一来大卫如今已经年迈,二来这位名为源赖光的女性刚巧不在大卫的守备范围(身高什么的),和外邦贵客的交往就在大臣们松了口气中顺顺利利地进行下去了。


源赖光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叫藤丸的男孩儿和叫立香的女孩儿,大卫也见过,虽然还很年幼,他们的眼中却透露着难得的纯粹正直。

而且不知为何有着奇妙的直感。

他们第一次在暂住的屋舍见到来与母亲交流的大卫时,眨巴着明亮的眼睛看着大卫问:“大叔你是做什么的?放羊的吗?”

源赖光虽然以贵族的身份带着他们周游列国,却没有告诉他们详细的事情,他们满打满算也不过五岁,还不到了解政治这个复杂世界的年龄。

这样一来,他们也完全不知道大卫是这个国家的王,只把他当作母亲的友人来对待。

孩子们对大卫的印象,其实令大卫本人挺高兴的。大卫的继承人尚年少,他本人却已不年轻了,单以年龄来算与藤丸和立香差了两辈有余。

这两个孩子不仅直接将他认作父辈,还奇妙得点出了很久以前他干过的职业。

大卫笑呵呵地问他们为什么觉得他是放羊的,两个孩子的眼神在他的头发上飘来飘去,含糊地回答是直觉。


大卫有一头苍翠如草原的绿色长发,发质还蓬松得有点像以前他养过的绵羊的毛,只是越是年迈身体各处越是老化,大卫虽然没有脱发,发质却已经变得干枯,没有以前那么好了。

说起来,发质大概是所罗门唯一遗传得像他的地方。

正当大卫这么想着,藤丸和立香一边一个牵着什么人回来了,向赖光和正与赖光交谈的大卫挥手打招呼。

“妈妈,我们带朋友回来啦!”

“大叔你也在啊!”

“啊啦啊啦,欢迎。”

母子三人接连道。

“……所罗门?”

“父亲。”

父子二人面面相觑。

“哎呀,是令公子吗?”源赖光丝毫没感觉到微妙的尴尬气氛,合掌笑道,“真是巧呢,你就是所罗门吗?谢谢你和我的孩子们做朋友。”

“不,是我受藤丸和立香关照。”所罗门道。金色的眼注视着源赖光,看穿了这名女性柔美外皮下狂乱的真实。

倘若“孩子的朋友”要将她的孩子从她身边带走,恐怕会被她立即斩于刀下。

“你看,我就说吧!”

“是是是,话说我也是这么说的,你不要用好像我持反对意见一样的语气好不好啊。”

立香和藤丸完全没察觉到朋友和妈妈之间不明的暗潮涌动,你来我往地对话着。

大卫好奇地看向他们:“你们知道所罗门是我的孩子吗?”

““嗯!””

两个孩子用力点头,仍然一人一边牵着所罗门的手,小脸笑嘻嘻。

“为什么会知道呢?”

当大卫询问时,所罗门垂下眼帘,细长的睫毛轻轻遮住了灿金的瞳色。

“我们也不知道啦。”他们回答,“就是这么觉得,嗯,大概是直觉?”


其他人谁都不知道藤丸和立香为何会表现得如此奇特,就连他们自己都不清楚吧。

只有所罗门知道。只有所罗门看到——

【“医生!”】

重叠在同一位置的黑发少年和橘发少女投影为相异的个体,牵住了他的双手。

但应该被他们关注的人不是所罗门,被他们称作医生的那个人不是所罗门。


“你怎么了?”

孩子们摇了摇他的手臂。

“没什么。”

他回答。


离开时所罗门同大卫一起走了,远远的传来两个孩子的道别。

“拜拜——!下次见,罗曼!!还有大叔再见!!”

大卫瞥了一眼神情一如既往淡漠的爱子,道:“告别的话真是差别待遇呢。说起来,罗曼是谁?”

“……”

他没有回答。



若有人对所罗门有所要求,所罗门都会尽力去回应他人的期望。

他可以伪装出父王和其他人希望看到的外向而容易交流的王子的样子,事实上一个国王可以不聪明,不强大,但身为国王该要能够与臣民妥善地交涉,无论是听取民众的诉求还是颁布指令都需要良好的沟通。

所罗门应该那么做,就像另一个世界他所做的那样。

然而与那个世界不同的是,这个世界对他没有要求。

人们希望他能继承大卫成为一名英明的君主,但没有人要求他成为运行国家的机械。

他被允许了自由。

拥有自由权利的所罗门是可以由王成为人的。

此前他只是没有那么去做,见到“藤丸立香”之后才开始思考可行性。


——这个世界的所罗门不必舍弃什么便能够成为人,但这样一来是否还能成为某个男人?

自己未来的成长变化,即便这双看穿过去与未来的千里眼能够捕捉到画面,所罗门也无法从纯粹的信息传递中获得答案。


……所罗门想成为人。

想成为能够温柔地对待藤丸立香的人类。

想成为值得被藤丸立香温柔对待的人类。




————————————

这个paro世界设定:

大卫就和拔示巴生了所罗门一个儿子(虽然其他女人还是不少)

所罗门的糟心兄弟太麻烦了,在这个paro世界直接被浮云了(喂

咕哒x2是金时出走后赖光又捡到的养子女,原先是流浪儿,其实不知道谁比较大,因为女孩儿体现出的性格更强势一点,就姑且论为姐弟了

咕哒们对自己的名字只记得“藤丸立香”,于是就拆开来各自取用了一半

所罗门的千里眼能看到型月原设世界的事情,就和paro世界的其他人显得格格不入,外加他看到原本的所罗门就应该是这幅样子,就一直没想要改变,直到见到咕哒

……这样的设定

ummmmmmmm其实我写到一半就开始为自己的表达能力感到悲哀了

评论(3)
热度(102)

搞事!搞事!搞事!
FGO沉迷中.CP基本只产罗曼咕哒子。热衷群像。paro好吃。想开车。

© 夏之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