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纳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三)

兄弟



以色列的大卫王曾强娶赫人乌利亚之妻拔示巴为妻,暗害赫人乌利亚至死。

此为行恶之事,令耶和华不喜。

于是耶和华令刀剑永不离其家,令大卫家中兴起祸患;

神免去已是以色列人之王的大卫一死,而将大卫与拔示巴通奸所生之子带走。

大卫王为此子禁食七天,终究未得神怜悯。

象征通奸之罪的孩子死了。大卫又与其妻拔示巴同寝,生下另一个孩子,起名所罗门。

耶和华喜爱这孩子,

便借先知之口赐下一个名字叫耶底底亚,意为被神所爱。

 

——《旧约圣经·撒母耳记下》

 

◆◇◆

 

王的后宫其实是个很安静的场所。

先王大卫留下的宫殿虽用了数十年已然有些陈旧,占地面积却是很宽敞的。继位的王论理应继承他父亲的一切,然而有些为先王生了孩子的女人,她们毕竟是所罗门兄弟的母亲,有些便由安分的兄弟将他们的母亲领了回去,原本居住的宫室便空了出来。

目前这个时代,所罗门王还没有娶上千个妻子,王宫的实际使用率很低。立香以远嫁而来的法老女儿身份,住在原本为埃及公主准备的宫室当中。

她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并不多安分于屋内,时常跑到自己的屋子外面去闲逛。王并不禁止,埃及法老的女儿又毕竟地位不同,侍卫和女官也只好当作看不到。

而其他以所罗门妻子身份住在宫殿中的女人就没有立香这份事不关己的心大。立香至今还未碰见过别的后宫女子。

 

宁静的午后,立香向来送餐食的侍女招了招手。

“过来一下。”

“好的,爱菲茜殿下。”

侍女放下食物,碗碟与桌面接触并未发出一丝声响。她垂着下巴,恭敬地走到距离立香几步远的位置站定听候吩咐。

所幸的是,王宫的侍女外表看上去倒是比立香要大一些。虽然立香怎么都不是习惯于被服侍的人,好歹比受年幼的孩子伺候感觉要好些。

立香将埃及的送嫁人全都打发了回去,以色列王宫自然也不能不给她安排侍候的仆从。

未免自己漏洞百出的身份被质疑——虽说所罗门本人已经知道了(还是她自爆的),立香尽量避免着与侍女的接触。

或许是这个时代,别说女性,就连男性都很少能接受到正统的教育……简单来说大家都没什么见识,本身就不清楚埃及人的特征,即使立香长得太不相似,也能当作特殊案例糊弄过去。

“我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请您问罢。”

侍女知礼退让,立香心安理得地坐在床帐后面发问了。

“一个绿色短发的男人。”

“请问是宫中的侍卫吗?若有冒犯还请原谅,侍卫们肩负守卫王宫安全的责任。”

“不,应该不是。”

“那么是歹人!?请您细说!”

“嗯……”其实也不是。

立香有些犯难,直接否定会让解释变得更加麻烦,她虽然不熟悉历史,却不是对封建王朝的风气一无所知。

“绿色短发的男人,颜色大概和窗外的那簇草丛差不多深浅,长得很帅……我是说容貌相当俊美,个子也不矮,佩着一柄短剑。”

立香越说越觉得这措词很不行,结合她现在的假身份仿佛在寻找情夫。

她多少能感觉到这个时代的风气,却不够了解所罗门王。退一步说所罗门王本人不在乎,他的臣下是否不在乎,这可就说不准了,迦勒底可是有卡美洛圆桌这个鲜活的实例在呢。

是多少想得有些远了。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时代,立香不想牵扯进麻烦里,这里可没有一个湖之骑士带她逃离刑场。

立香生怕侍女想歪,谁知侍女却好像忽然害怕了起来。不是因为发现了王新娶的妻子另有情人,而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种害怕。

“爱菲茜殿下,请问您是在何处知道……?不,不论在何处得知的,请您千万不要在王的面前提起。”

毕竟是服侍宫廷已久的侍女,她努力冷静下来。

“怎么说?”

“这倒并非是什么秘辛,只是……想必会为您招致王的不喜。听您的描述,此人当是亚多尼雅,曾企图篡权的罪人,早已经被处死了。”

 

亚多尼雅。

侍女那么劝说了,可实际上立香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还是从所罗门王的口中。

罪人亚多尼雅,他早就死了,却还留有一些衷心的仆从想为他报仇。然而那些人能力不足,无法对所罗门王造成威胁,反倒想着向无辜的埃及公主下手。

衷心的部下是这种品性,想必追随的上司人品也不怎么样。

立香这样断定,在侍女离开后,将吃剩的果核朝旁边扔过去,果核穿透虚影撞到墙壁掉到地上。

“无礼之徒!”

幽灵炸了。

“竟敢如此对伟大的大卫王之子,你当被生生斩首!”

“伟大的是大卫王,又不是你。”

连烧却人类史的魔术王和神格化的女神狮子王立香都敢呛声,何况一个成王败寇死得30%不透明度的幽灵。

大卫王本人还在迦勒底搭讪放羊不亦乐乎呢——这句立香就只在心里嘀咕了。

 

从被打扰了睡眠的那晚起,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幽灵在屋子里赖着不走了。

立香和幽灵都无法碰到对方,这代表立香不用担心自己得跟这个人高马大佩了把剑的男人搏斗,却也意味着立香只能任由他待在屋内骚扰,而没有手段将他赶出去。

大概是被他听到了想要寻找灵脉的立香的自言自语,这个男人认定立香是想要危害以色列国的歹人。

可惜无论他再如何凶悍,现如今也只能算大放厥词,一个没有实体的普通幽灵,能做的只有用音波骚扰立香,而攻略了数位古代王的藤丸立香早已学会了对负面词汇听而不闻的本事。

“埃及的民族没有你这样的人种,欺骗了我主我王之人,你这样卑贱的女人怎么还厚颜无耻留在宫中!我主耶和华定然会降罪于你,令你饱受灾厄痛苦而亡!”

…………不过说真的,再怎么无视还是很吵。

蹲在沙地前打草稿的立香放下手里的树枝,终于舍得搭理吵闹的幽灵。

“真有趣,你曾因反对所罗门王而死,却将我称之为罪人,认同所罗门为王吗?”

“……”

幽灵闻言有些脸色扭曲,立香却不打算听他继续放出辱骂之言,接着道:

“我知道你的事,亚多尼雅,大卫之子,向所罗门之母求娶亚比煞之人。”

立香看过《旧约》中所罗门出场的部分,亚多尼雅这个名字扮演着,嗯,通俗来说就是炮灰的角色。

她对书中所罗门以外人的举动都没有关注,当线索足够之后,才想起来确实是有这么一个人。

在大卫王年迈不理事时收买人心,企图登上王位的大卫的第四子。

所罗门成功继位后曾绕过亚多尼雅一命,最终却还是因为亚多尼雅自身对于王权过于不妥当的请求而将其处死。

立香睡迷糊的时候对他的熟悉感就是由此而来。所罗门和大卫在外表上压根不像亲生的,相比来说亚多尼雅就有大卫四五分相似,小白脸程度不下年轻的大卫,性格就没牧羊人那么讨喜了。

 

当立香在沙地上擦去重画了第五遍印象中的召唤阵,才发觉幽灵似乎好久没出声了。少女抬头,幽灵并不在旁边,于是她涂抹掉沙地上的图案拍掉手上的沙尘打道回府。

她的房间里,绿发的幽灵沉着脸色,和先前辱骂出声的炮灰反派的样子截然不同。

立香眨眨眼,感觉终于在他身上看到了能收买大半人心的篡位者的一面。

“你究竟是什么人。”

幽灵脸色阴沉。他原以为这只是一个联合埃及人欺骗所罗门的下贱的歹人,但突然意识到并非如此。

他曾求娶亚比煞不假,为向子民证明他是因反叛之心而活该被处死,耶路撒冷宣扬得人尽皆知。但他是向王母拔示巴求娶这一点,所罗门不可能会让旁人知晓。

“守护人理的御主。”现在不知为什么掉队了。

“那是什么?”幽灵皱眉。

立香只管回答名词,这里不是特异点,她没有义务作出解释。不过也因为不是特异点,时空旅行者的身份不能随便暴露,会对亚多尼雅说出来,是因为确定了这个幽灵不仅没有实体,在除了立香之外的人眼里还是透明度100%,根本不能为人所见。

 

◆◇◆

 

幽灵不再每时每刻地骂人,立香不惜给自己营造出水很深的假象,来给自己争取到了耳根的清净。

她照计划细化印象里的图案,觉得差不多能画出来,就开始盘算着寻找灵脉点。

寻找灵脉的工作其实是由迦勒底的远程援助完成的,作为在前线行动的御主,立香本来不用花功夫去学,然而迦勒底的通讯信号实在太不靠谱了,为防长时间断线现象,只好学习了一下如何辨认灵脉的基础知识。

现代的灵脉都被当地的魔术师家族掌控起来,没那么容易找到,但这种甚至还没有具体魔术体系的时代,立香觉得自己碰碰运气大概也能找到一个基点。

她在王宫的花园里漫步,经过的侍女并不知道这位“埃及的公主”正悄悄探索王宫中可能存在的灵脉位置。

 

立香走到庭园,用手臂轻轻掀起挡路的绿化枝叶,前方是水池的边缘。在王宫内部人工挖出地下水脉造出的池塘的对面,白发褐肤的少年王在那儿,他的面前有一个倾身弯腰将姿态放得很低的女子,看衣着却又不像侍女那般地位低。

少年像爱抚心爱的情人一样抚摸着较为成熟的女子的脸颊与鬓角,为她配上适合发色与发型的花朵。

立香远远地看着这么一幕,多少觉得有些可笑。

“你也觉得他不该当王吧。”

幽灵阴鸷地盯着少年。

篡位失败而死的幽灵有怨恨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来自封建王权彻底过时的21世纪的立香没话可以回他。

湖的另一边,女子适当地表现出得到王宠爱的喜悦,在王的示意下恭敬地退下了。所罗门王依然站在那儿,转过身,那双金眸的视线落到立香身上。

立香极其普通、但在这个时代完全不合理地抬起手向所罗门挥了挥,像是和偶然在电车的对面站台碰见的朋友打招呼。

所罗门王当然不会回她以挥手,淡淡地收回目光便抬脚离去了。

“你不躲吗?”等所罗门离开,立香才转头问旁边站着的幽灵。

“我为什么要躲?”幽灵奇怪地反问,“他又看不见我。”

“…………”

立香不准备更改对这个幽灵是傻帽的评价了。

她摇头叹气,把幽灵弄得一头雾水,兀自转身走了。

虽然她对这个时点的魔术王Lily是否能称之为魔术王带有怀疑,但即便还是个少年王,所罗门也并不是什么普普通通的人类。

立香对所罗门看见了亚多尼雅一事毫不怀疑。而他居然没有动手清理幽灵,倒是让立香觉得所罗门年少时期非常大度。

每当出现与伦敦那个魔术王的鲜明对比,立香就忍不住质疑古代王都是什么奇葩的成长轨迹,所罗门这长歪的程度和英雄王比都有过之无不及啊!

 

◆◇◆

 

幽灵会做梦吗?这个问题的探究先放到一边。

总之,幽灵做了梦。

他看到了令人怀念的年少时的回忆。

 

大卫王一共作王四十年,在希伯伦作犹大王七年零六个月,在耶路撒冷作以色列和犹大王三十三年。

大卫在希伯伦生了六子,亚多尼雅是其中第四子。

那时大卫还年富力强,虽然因为征战四方没什么时间与妻子儿女相处,但比起在耶路撒冷出生的子女相比,希伯伦出生的子女与大卫亲近的时间更多些,也更相熟些。

亚多尼雅的生母没什么大身份,不像前头几个兄长的母亲还有身份来头可说。

那时大卫的孩子还没有后来那么多,几个儿子连同押沙龙的妹子他玛偶尔会被大卫带在身边。

不过不管大卫王多么伟大,大卫的孩子们有一个共同的印象:他们的父亲是真的不会带孩子。

在这一问题上,即使是他们中间关系最不好的兄弟都能认同一个观点,那就是父亲多半是把他们当羊群来放了。

 

早年生活还未安定下来的时候,即便有神的庇佑仍然有些朝不保夕的意思,大卫的妻子孩子们便还算和睦团结,因为不知道大卫会不会死在与其他部族的交锋当中。

后来到了耶路撒冷,大卫的王位稳固了,最大的几个孩子也长大了,事情就变了味道。

大卫是以色列的神耶和华虔诚的信者,他却把性子里不着调的地方传给了孩子。连虔诚的大卫王都犯下过让神发怒的恶行,何况是信仰没有达到父亲境界的几个儿子。

长子暗嫩奸淫了异母的妹妹他玛,随后他玛一母同胞的亲兄长押沙龙便计划缜密将暗嫩杀死,为避过大卫发怒远避他乡,去了外祖父的领土避难。押沙龙避了数年,回到耶路撒冷又蛰伏数年,准备完善就反了大卫。

亚多尼雅是远远比不上押沙龙的,押沙龙叛乱时只有被动地跟随大卫外逃。后来等亚多尼雅跟随大卫回到耶路撒冷,押沙龙已经死了。

押沙龙有野心也有能力,即使没有他玛和暗嫩那一回事,说不定他也迟早会推翻大卫自立为王。

亚多尼雅没有押沙龙那么有能力,他有同样的野心,却没有叛乱的胆量。于是当先知拿单拆穿了他的策划,禀告大卫让王亲口将王位传给了所罗门,亚多尼雅便屈服了。

他屈服了,却并未甘心。他找到所罗门的生母,求她让儿子将书念的女子亚比煞赐他为妻,当日便在家中迎来了死亡,所罗门王甚至不来亲眼看他被处死。

 

相比起迫使大卫不得不逃离耶路撒冷的押沙龙,几乎没能掀起什么风浪的亚多尼雅确实远远不及。

亚多尼雅记得押沙龙说过:

“我父大卫将拔示巴的儿子献给神,我主耶和华便决定所罗门将继承我父的王位。

——而我不甘。”

亚多尼雅承认自己不及押沙龙,

却不愿承认不及所罗门。

不愿认同甫一出生的婴孩注定成王。

 

幽灵从梦中醒来。他听到了熟悉的旋律,是孩提时代被父亲带着,与兄弟一同听过的曲子。

深夜太过寂静了,静得让人害怕,让成年许久又已经死去的幽灵像个无助的孩子一般下意识追寻父亲的身影。

然而传来旋律的源头却是在子夜悄悄用小型器皿排列起来计算灵脉的少女。

少女抱着枕头趴在地上,用魔术点起光,在寂静的夜里哼着牧羊人教过的摇篮曲,伸长纤细的手臂将代替目标点放错了地方的葡萄果实移动位置。

少女有些许调子乱飘的轻哼远没有大卫王的竖琴拨弦那般动听,却实在令幽灵怀念得要流下泪。

 

◆◇◆

 

立香的效率比她自己想象得还要快,幸运的是王宫的范围内真的有合适的灵脉,她不必翻宫墙满耶路撒冷找;不幸的是显然后妃的行动范围有划分,不知道古代以色列有没有后宫不得干政的说法,但立香顺着方向找去时确实被侍卫拦下不许通行。

会在这里简单放弃,就不是立志修复人理的御主了!

白天过不去就等到晚上。如果顺利,说不定能直接通过在灵脉建立基点联系上迦勒底灵子转移回去。

虽然以现状来看可能性微乎其微,立香还是抱着一点希望,将属于自己的迦勒底制服翻了出来。

“门禁已经过了,你要出去?”

“是啊。”

幽灵面色古怪,但这段短短的时间他已经充分体会到这个女人根本懒得搭理自己,也不多问。

他看到少女要换衣服,默默地转身飘了出去。反而是立香诡异地看了他一眼。

要知道这家伙一开始可是毫不在意地看她换衣服,哪怕她冷着脸轰人也嚣张不走的。结果是被立香回讽了幽灵能看见也没有任何用处,实际上他们也确实是互相拿对方没办法的状态。

 

立香没有穿上外套,找了一块深色的布将白色的外套包起来携带,在穿在里面的黑色紧身上衣的胸前挂好法老王送的有保温功能的护身符。

不愧是这段时间四处溜达惯了还没人管的,立香熟门熟路地走人少的小路穿过后宫的屋舍。

“等等,你从旁边绕过去。”走到一幢稍大些的宫室外,幽灵忽然道。

立香停下脚步,明黄的眼眸看向幽灵。

虽然相处了一段时间,但可不意味着她和这个幽灵之间存在了信任关系。

幽灵只好解释:“这里是所罗门王母亲的住所,护卫比其他地方都要多。”

立香静了数秒,姑且相信了他的说辞,轻手轻脚远远绕开宫室。

 

外表柔弱的少女展现出了她让幽灵震惊不已的行动力:爬树翻墙无所不及,甚至贴着一名侍卫的背后擦了过去而没有发出一丝声响。

这让亚多尼雅不禁觉得以色列王宫的守卫要完,大卫王这么多年能活得好好的……哦好像是因为父亲哪怕到了晚年都能自己把刺客抡在墙上。

 

立香终于抵达目的地时已是后半夜,尚未换班的侍卫都开始犯困了。她想了想,直接给自己上了个忽视的小魔术,直接从正门穿了进去。

到室内就没有守备了,立香忍不住了。

“这王宫迟早药丸啊。”

一路看她使用魔术作弊过来的亚多尼雅也忍不住了。

“你的手段在这个国家只有祭司能够使用。”

王宫的侍卫并没有接受过训练如何防备本就可以随意出入此处的祭司!

“……”立香瞅了幽灵人模狗样的脸,对着这个并不具有任何友好关系的对象流露出一丝怜悯。

“这些都是基础魔术……”藤丸立香在来到迦勒底前都没有接触过魔术,这些可以短期速成的小魔术,用埃尔梅罗二世的说法,是连下等资质的魔术师都能使得出来的小把戏。

“魔术?那是神的领域啊!只有祭司才能够使用!”

亚多尼雅觉得自己必须为王宫的守备能力挣回一点立场,虽然这对一个幽灵毫无意义。

立香回想了一下。

“……噢,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是魔术王所罗门确立了现代魔术的基础,在此之前魔术都是神的领域。达芬奇给的资料里似乎有写过。

现在所罗门都还是个Lily呢。

 

“你来祭坛有什么事?”亚多尼雅问。

“祭坛?”立香停了一下脚,然后又踏下去接着往前走,“原来如此……”灵脉上面盖了个祭坛,这很合理。

“当然是为了找到回去的办法。”

仿佛看到回迦勒底的路近在眼前,立香心情愉快起来,也不介意多和碎嘴的幽灵说几句。

“回去?你究竟从哪里来?”

这个问题亚多尼雅在意很久了。自从意识到这女人并非普通人之后,她身上能看到的与这个国家、甚至这个时代都格格不入的异常之处越来越多。

亚多尼雅不及押沙龙,却不算愚昧。容貌的俊美他仅次于押沙龙,可以说情商也仅次于押沙龙,不然当初也收拢不了大半个耶路撒冷的人心。在意识到这个女人的异常之后,亚多尼雅便明白不可以用对待以色列女性的态度对她。

“回我必须回去的地方。”

“你为什么一定要回去?你现在的身份可是所罗门王的妻子。”

有一句话亚多尼雅忍住没说。

“因为有重要的人在等我。”

立香迈着轻快的步伐跳上台子,“另外,在我老家对未成年下手是犯罪,谢谢。”

亚多尼雅顾不上管她擅自爬上祭坛,露出了古怪的表情。

“未成年……?”

“是啊,你弟都还没我高呢!”

立香随口回答完就懒得管他,像惯犯一样从祭坛角落里翻出用来绘制术阵的材料,不在场不知情的祭司们不能说出任何话来阻止她。

 

橘发的少女用毫不庄重的态度绘制着魔法阵,快乐的画风不像个半吊子魔术师,倒像个魔法少女。

亚多尼雅在祭坛下注视着,那副鲜活明快的模样在这个时代连幼童身上都鲜能见到,这个女人……不,这个少女,无论谁见到都会被她吸引。

于是亚多尼雅想起了一次都没有来过少女宫室的所罗门王,轻声嗤笑:“哼,未成年——”

 

亚多尼雅并不知道遥远的东方国度有句话叫说曹操曹操到,话说回来这年头距离曹操出生还有个一千年。

当门外面传来侍卫恭敬地称呼王的声响时,祭坛上的少女还在专注地绘制图画。

“喂!”

亚多尼雅冲着祭坛喊道。

“啥?”

“既然不要当未成年的妻子,那就成为我的妻子吧!”

“啊?哦,哦哦。”

少女正背着身补全另一头的图案。出乎意料得到了肯定回答的亚多尼雅瞬间充满自信,想象着少女明媚而又娇羞的面容转身冲了出去。

“………………嗯?”

竭尽全力按捺住手抖把符文描完的立香一回头,看到的是已经空掉的台下。

“刚刚有说什么吗?”少女茫然地想了下,“——哎,算啦!”

 

◆◇◆

 

亚多尼雅一出门便正面撞上了迈进来的所罗门王。

有一瞬间,他被那双金眸钉在自己身上的目光震得无法动弹。然而仔细一看,所罗门的面容还和他死的时候一样,尚未长成,一副稚嫩的少年模样,确实是少女方才说的那句“未成年”。

以色列人死后灵魂会去到耶和华神的身旁,亚多尼雅自认信仰还没有不虔诚到连仁慈的主都不要了。他既然还留在大地上,是因为还有遗憾没有完成。

当最后的遗憾满足,他自当去往神的身边。

“所罗门。”

亚多尼雅道。

他看着少年瘦弱的模样,想起了十几年前的那一天。

 

大卫王曾因娶了拔示巴为妻而惹怒耶和华,之后押沙龙叛乱中发生的种种皆是耶和华给大卫的降罪。

耶和华收回了大卫与拔示巴第一个孩子的命,却在第二个孩子刚一出生时便将其定为王。

那一天,还是如今所罗门王这般大的少年的亚多尼雅看着父亲大卫抱着一个襁褓走出来,对他们兄弟说,这是神所爱的孩子(耶底底亚),他将继承我的位子。

襁褓里躺着酣睡的婴孩儿,脸还没有长开,又皱又丑,连胎发都是稀疏的。

而大卫王却平静地说,这孩子将成为王。

多么可笑啊!竟决定一个一无所知的孩子为王?即便是我主耶和华,又如何能现在就确定他能成长到足以担负王的责任!

——后来他便知道了,因为耶和华从这婴孩身上夺走了一切王不需要的品质。

 

当年的婴孩已然长大,在亚多尼雅眼里与眼前的少年重合不起来。

亚多尼雅和所罗门没什么兄弟情,所罗门出生之后大卫就再也不管子女的事,任由各自生母抚养,每个母亲都不会放任孩子随便与未来的竞争对手肆意接触。亚多尼雅对所罗门是同父所生的弟弟这个事实没有什么认同感。

因此亚多尼雅不是出于亲情,而是出于同情才这么说的——

“所罗门,不,所罗门王。”

如你这般披着奶白色的头发,在出生时就被决定了命运的羊羔。没有被神赠予除了为王之外的要素,连生母的信任都不拥有,被固定在唯一一条路上的王。

“——所罗门王啊,纵使你会依吾主耶和华的旨意作王平安一生,你也绝对无法成为人。”

 

幽灵说出了想说的话。这句话在所罗门成王之后他就错失了说出口的机会,临死前也没有机会向他亲口说出。

完成了最后遗憾的幽灵失去了在人间残留的缩影。而所罗门王始终淡淡地注视着前方。

 

“王,发生了什么吗?”

见王迟迟不动,侍卫不禁困惑地提问。

“不,我什么都没有看见。”

所罗门王提脚向前走去。

王是没有必要说谎的。

因此所罗门的回答并无谎言。他与生俱来的千里眼可以望见一切过去与未来,却并非灵视之眼。

他自然有手段可以使这双眼看见人外之物,但这一行动并无意义,于是便没有做。

所罗门确实“什么都不曾看见”。

倘若有双面知情的第三者在场,或许会吐槽这两兄弟鸡同鸭讲缺根筋的地方绝对是遗传。可惜——

所罗门踏上祭坛的平台,那里整洁如初,正如从宫室中消失的“埃及公主”,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

To Be Continued


◆◇◆

 

请记住!!一切都是!!瞎掰!!捏造!!!

圣经从来没有这么写!!!

 

讲讲我这里亚多尼雅的人设吧(敲黑板[x

总体来说是个伊阿宋,也可能是个慎二(不)。慎二类型的角色在Fate和正义的伙伴一样会增殖,这是我在打FHA的时候听美杜莎说珀尔修斯是个“出人头地的慎二”时的感想。

亚多尼雅,虽然在所罗门视角是个炮灰,但其实已经算大卫儿子里相当有出息的了。毕竟大卫的长子因为强迫妹妹骨科被三儿子直接恁死了。

能力比不上押沙龙,后来干的事仿佛还有点抄袭押沙龙的感觉。事情败露之后立刻扒着祭坛角求饶命,但后来转头又自己作死,把自己作死了。

虽然写得比较慎二(……),但其实我对亚多尼雅的印象蛮受到以前P站看到过的一篇文的影响。那篇文大体是说亚多尼雅因为觉得所罗门这弟弟被神整得一点人性都没有挺可怜的,还把所罗门绑出去看过海还是啥的,试图自己来作王从而间接让所罗门从王的命运中解放出来然后失败了,求娶亚比煞也是最后想试探所罗门不存在的感情底线。后来所罗门成为罗曼回想起来,才觉得亚多尼雅当初并不是单纯地在搞事。不过这篇亚多尼雅的人设也并不是什么温柔的好哥哥啦,要说的话我觉得态度像个木之本桃矢(?)。我还蛮吃的这设定的。 

不过我这篇亚多尼雅更多的就是不甘心,还有点微妙的先进思想(?)。毕竟型月都把所罗门搞成一出生就由神决定是王啦!那么搞叛乱的押沙龙和亚多尼雅就仿佛有种不好好听神明的超前思想的感觉(瞎说八道

以及关于这个大卫把刚出生的儿子献给神的设定,真想回头对第三章的大卫说一句,所罗门长歪你心里难道没点逼数?

另外可见,亚多尼雅就是最开头说过的以立香为中心的修罗场的一角了。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因为其实我是临时决定写他的,他是毫无竞争力的一角,甚至于立香根本没把他当回事儿。

总的来说亚多尼雅还有点自恋,作为妻妾成群的古以色列人最初理所当然地把立香放在比自己低得多的位置然后被打脸,觉得求婚成功了但其实并没有这回事,甚至于最后的遗憾、最后的遗言,都被打脸了。

看,是不是伊阿宋和慎二的难兄难弟(喂。

 

这文可能大概分四个Part吧(但是我会放飞)。这就是Part one结束。因为我不能让立香一直顺着时间轴等啊!那就只能跳了_(:з)∠)_

感人的是跳完之后所罗门应该就能和立香平视了(喂!

宫斗?不存在的,写不来的。

接下来要让立香攻略岳母(??)了,感受一下。

 

人理:我究竟还等不等得到拯救?是人性的缺失还是道德的沦丧??

评论(13)
热度(180)

搞事!搞事!搞事!
FGO沉迷中.CP基本只产罗曼咕哒子。热衷群像。paro好吃。想开车。

© 夏之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