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纳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一)

公主的逃行

 

“我是法老的女儿,我将嫁给大卫城的新王。”

“但我不愿意。”

“伟大的荷鲁斯,请您为我指引方向。”

 

◆◇◆

 

沙漠是地球上最恐怖的地方之一,这里缺水少食,倘若不在河流沿岸,人类的部族根本无法生存下去。

没有经验,没有准备,进入沙漠与寻死无异。

藤丸立香并没有想过要去死,也不是主动进入沙漠的。

为什么会被投入沙漠,她本人才是最想提问的那个人呢。

 

人理最后的希望,迦勒底唯一的御主。

立香追溯记忆,只记得自己回到房间躺在床上关灯入睡。

在睡觉时突然出现在陌生的地方,对立香来说其实不是特别稀奇的体验。立香时常会在睡眠中被拖入契约的从者的梦中,与从者互相协助跨越梦中出现的敌人旧影。

可是这回好像不是这样。

“好热。好渴。好刺眼。”

英灵们的梦里虽然会出现敌人,会因受伤而感到疼痛,但不管怎么说也是在梦境的里面,并不会感觉到饥渴。

距离立香出现在这片沙漠当中至少已经过去半日,她还没有碰到熟面孔,明确地说,一望无际的沙丘上除了自己之外别无他人。

“果然……不是梦,吧。”

立香死心了。

本还想,既然是沙漠的景象,或许是法老们的梦境呢?

奥兹曼迪亚斯是个靠谱的王,尼托克丽丝时不时会掉链子。纵然如此,这么长时间没有出现,只能说明眼前的景象与他们无关了吧。

“那么,是灵子转移到了第六特异点的沙漠吗……?”

先不论本应从管制室才能灵子转移,身在卧室的自己怎么会跑到特异点。

立香摸摸手腕,平时佩戴的手环形状通讯器并不在那里。

现在,原因根本无关紧要,怎么样回到迦勒底才是首要的问题。

没有通讯器就没有和管制室联络的手段,只能指望管制室察觉,主动找到自己的所在地了。

“虽说时间跳跃本来就很科幻,真希望能再靠谱一点啊……”

开发系统的研究员、魔术师们早就在爆炸中丧生,第一所有人奥尔加玛丽所长也在迦勒底亚斯中确认消灭,即使想找个抱怨的对象也办不到。

立香叹了口气,向着太阳的方向进发了。

 

从太阳的位置来看,现在还是上午,假如真的位于第六特异点的沙漠中,向着太阳前进或许能走出沙漠,到达圆桌圣城外的荒野。

在身无长物的条件下,孤身一人前往那座白垩之城的残影,立香再怎么有自信也不觉得自己能办到。

可却也不能在沙漠久留。

真正在沙漠中行走的旅人,必然想要辨明方向,以最短的距离离开沙漠,或是抵达绿洲——

立香和这种人的情况却不同。她的首要任务是找到合适的场所,尽量延长自己的生命待机时间,确保自己能活到管制室找到自己的位置前来救援。

除了一身迦勒底的制服,立香身上真的几乎什么都没有。在沙漠中顶着日头行走,连个斗篷都没有,裸露的皮肤隐隐作痛。

要说带着什么——

立香从领口拉出金子做的链子,浮雕上一点也不逼真的眼睛直直地看着她。

“……真的不是您的锅吗?法老王啊……”

 

立香不知道自己走出去多远,总之是没有找到可以休息的绿洲。

日光实在太烈的时候,只能躲在巨大沙丘的背阳面。

夜晚的沙漠和白天形成反差,本应寒冷得能令人活活冻死,所幸有法老王的馈赠庇佑,勉强没有受冻。

太久没有喝水,再怎么迟钝的人也该感觉到喉咙的干渴。

嘴唇干裂,立香忍住舔唇的欲望,这种时候连口水都一滴不能浪费。第六特异点在龟裂大地上的长途跋涉她还没有忘记。那时一直有从者负责确保食物和饮水,立香本人也不是一点经验都没积累到。

 

不饮不食最终到达活动极限,倒在粗糙的沙子上时,面对魔术王未曾退缩的人类御主对生命的流逝产生了本能的恐惧。

这真是太糟糕了。

不,应该说太奇怪了。

为什么没有救援呢?迦勒底不可能放弃,有达芬奇在,也不存在能力不足搜索不到她的问题吧。

“……啊……”

干涸的喉咙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所以果然还是在做梦吧。

藤丸立香合上眼睛。

 

 

倘若藤丸立香在此长眠,这个世界的人类就再也没有未来了吧。

幸好,人类是幸运的。

藤丸立香是幸运的。

跨越沙漠,在长途旅行中扎营休息的驼队停下来了。

藤丸立香在垂死边缘被人类发现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人在极度饥渴之后,连苦涩的碱水都能尝出无与伦比的甘美。

立香觉得这句话正适合形容此时自己的感受。

 

救起落单少女的沙漠旅行者,为少女递上珍贵的饮水。

立香沾水滋润干裂的嘴唇,待适应之后才大口地灌下饮水,放下水壶时觉得整个人都活过来了。

“非常谢谢你们救了我。”

立香郑重地向旅行者们道谢,向陌生的好心人露出笑容。虽然还有些劫后余生的倦容,不过嘛,想要拯救人理连这点韧性都没有可不行。

皮肤黝黑的少年端起水壶退了下去,他的姿态过于恭敬,让立香有些不自在。这少年是她醒来后看见的第一个人,似乎也是在沙漠中发现她的人,他的态度却离一个施救者相差甚远,反而一直弯着背脊展现出卑微的姿态。

“您休息好了吗?”

一个男人掀开帐篷的门帘,问坐在帐篷内的立香。

“是的,谢谢。”

“不胜惶恐。殿下想要见您,请随我来。”

“……好。”

虽然不比刚刚的少年人,这个男人的态度也十分恭敬,立香越发疑惑了。

 

立香刚刚经历了两个幸运。

最大的幸运当然是在沙漠里濒死被救,其次是没有遇到语言障碍。

施救的旅行队伍里每个人都具有很明显的中东民族特征,在五官细节上与生在东亚的立香有着极大的差别。

以往都是有迦勒底的后援,立香才能听懂不同国度不同时代的人们说的什么。道谢之前立香苦恼过没有迦勒底的联络,甚至连手环状的仪器都不在身上,是否会和救命恩人产生交流障碍,所幸并没有。

 

男人将立香带到整个扎营驼队最大的帐篷外。

“殿下在里面等您。”

“……”

看来确实是相当古老的年代,只见到两个人,立香也从他们身上深深感受到了封建阶级地位的浓厚气息。

迦勒底的英灵中,生前非常有社会地位、当过国王的不在少数,因此这种阶级分明的氛围立香没少体会过。不过当迦勒底汇聚了至少十位国王之后,大家生前都是英雄豪杰王宫贵族,反而平等了。

所谓的“殿下”是什么人呢?

可靠的学妹和从者一个都不在身边,也听不到罗曼医生脱线的声音,孤独的御主有些紧张地轻轻吸了口气,掀开帐篷的门帘走进去。

 

艰苦环境中的长途旅行肯定是享受不起来的,即使在交通发达的现代,旅行依然是很累人的一件事。

只是在人类尚未进入科技文明的封建时代,越是上位的人,就越是有资格号令别人,让比自己地位低下的人想尽办法取悦自己,令自己舒适。

这间帐篷里铺着地毯,竖着屏障,摆放着或许有实际用途但观赏性超过实用性的器具,令人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正身处沙漠当中。

帐篷深处支起的纱帐中,披着轻纱衣裙、佩戴金饰的曼妙身影走了出来。

“谢谢你们救了我。”

立香再度道谢。

在沙漠这种严酷环境中旅行的人遇到落难者一般都会搭手相救,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是否也有落难的一天——这是立香的道听途说,这是人类最起码的善性,她个人还是愿意信任这种说法的。

虽然救命恩人奇异的恭敬态度很可疑,但那又是另一回事,与他们救了她的事实无关。

“请您不要这么说。”

身姿曼妙的少女来到立香跟前倾身行礼——立香很想跳开,但就这样躲开反而很失礼。

少女好听的声音从面纱后传出来。

“您是荷鲁斯的使者,法老的眷顾之人,救您是我们应做的。”

“…………哈?”

 

荷鲁斯之眼,在古埃及是王权和神权的象征。天空之神荷鲁斯是法老的庇佑者。那么在古埃及,想当然除了法老之外没人有资格佩戴荷鲁斯之眼,甚至连私自触碰这类饰品,都会被认为是触犯王权、渎神行为吧。

奥兹曼迪亚斯将荷鲁斯之眼送给她时,立香都能想象出尤其在意这方面的尼托克丽丝会说什么了。

“不敬!这是对法老的大不敬!哪怕你是御主,也不可做出如此亵渎法老王的行为!”

那么,在这支来自底比斯的队伍,看到沙漠里倒着携带荷鲁斯之眼的异邦女性,会作出什么反应呢?

——当然是将尊贵的法老的象征取下,然后将她就地处死了。

至于他们为什么没有这么做。立香想,大概是因为奥兹曼迪亚斯送的东西没那么容易被夺走。

既然对方不说,立香也乐得不问,反正她自己说不清来历,双方一起心虚装傻闭嘴再好不过。

于是,亵渎法老的罪人就成了受到荷鲁斯神和法老王庇佑的少女。

立香在心里默默向远方的奥兹曼迪亚斯王道了三声感谢。

 

——法老王,果然是个好人啊。

 

◆◇◆

 

这支队伍来自底比斯,是由宫廷勇士带队的送亲队伍。大卫城的新王欲与现任法老结亲,法老同意了,从子女中挑出美貌的女儿送去大卫城。

立香转换了一下概念。

换句话说,就是公主远赴异国和亲。

作为和古代人接触多了的现代人,立香一开始没什么感想。直到转念一想,那天见到的殿下大概就是将要嫁到别国的法老的女儿。

那少女虽然身姿曼妙得让人晃眼,实际上个头比立香矮一点。她戴着面纱,立香也没有信心隔着人种差异辨别年龄,然而无论怎么想,那应该都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至多不会超过立香自己,说不定和玛修差不多年纪。

即便知道古代人成婚早,实际看到还是觉得有些可怜。

哪怕要对莅临迦勒底的古代王们土下座求饶命,立香还是要说。

——三妻四妾的男人都不是好东西!

亚瑟王完美回避。

 

立香跟着队伍上路了。

来自埃及王廷的护卫队长不可能容许佩戴法老象征,身份不明的异邦人乱跑。立香一个人在大沙漠中央活不下去,又有法老王庇护并未受到苛待,倒是求之不得的。

 

立香想确认时代,旁敲侧击问出来的埃及王朝也不知道在哪年。藤丸立香本就不是什么特别博识的人,哪里会记得古埃及文明各个王朝的详细年代。

 

立香在这支队伍里的地位是很微妙的,拥有法老王庇护的异邦人,在民族矛盾严重的古文明时代是特例中的特例。

服侍宫廷的护卫长也很难给她一个具体的定位,结果立香变得在队伍中畅通无阻,连公主的帐篷也进得去。

准确来说,是立香时常被公主叫去聊天。

 

公主——现任法老的女儿之一,她的全名很长。立香立场非常特殊,便被允许称呼尊贵的法老的女儿为爱菲茜。

“我生在底比斯,除了王宫与神殿几乎不曾去过其他地方,能在这趟漫长的旅程中与您相遇实是幸事。”

“我只是讲了几个故事。”

“从您的故事中,我听到了许多远方的风貌,您想要谦逊也无妨,我知道您一定是走遍异乡,通晓智慧的旅行者,您确实是配得上法老王青睐之人。”

“唔……”

爱菲茜是位很亲切的公主,立香从她身上几乎感觉不到王族的傲气。

最初只是为了增加聊资,立香才将在特异点遇到的人事物挑挑拣拣地编成故事讲给爱菲茜听,岂料好像一不小心给自己招惹了个崇拜者。

“我便不打扰您休息了。等到明天,请您也要到我这里来,为我讲述异邦的风貌。”

少女笑了,面纱上方一双美丽的眼睛微微弯起,只看那双眼睛也让人不禁心动。

 

 

送亲队伍终于离开沙漠,在岸边乘上预先备好的大船,度过红海,待船再次靠岸时,便离爱菲茜将要嫁到的大卫城不远了。

越是接近将来的丈夫所在的都城,爱菲茜越是显得不安。

“送亲的队伍,我的同胞中是没有人能理解我的,所以我只能向您倾诉。”

在抵达大卫城前的最后一个晚上,爱菲茜再一次向身为外人的立香倾诉。

她要嫁的那位王,听说有神的赠名,名为耶底底亚,意为被神所爱。那是异族的神,于埃及人是没什么意义的,只是在这被神的目光注视的大地上,神所支持的王的王位总是能坐得更稳些。

那名为耶底底亚的大卫城里的王,应当也是非常有才能的人。埃及王室的女儿一般是不外嫁的,若非身为法老的她的父亲十分欣赏那位王,是不会打破规定将女儿送到异国的。

在这时代,嫁给这样一个王作妻子,对一个公主已是很好的婚姻。

可惜爱菲茜本人却不高兴。

 

立香看着她,看着这位公主,看着美丽少女的愁容开口道:

“说吧,爱菲茜,你在想什么?想让我为你做什么?你从一开始便打着这主意吧。”

“……是的,您果然看出来了。”少女展颜一笑,取下面纱。

就连见惯了英灵的立香也不得不说,这少女的容貌非常出色,确实是值得出现在远嫁和亲故事中的美貌公主。

她挺直背脊端坐在立香的面前,放下伪装出的忧愁怯懦,向异邦人立香诉说起来:

“其实本应出嫁的法老的女儿并不是我,最适合和亲的公主……她的名字想必您也不感兴趣。我本不必远赴他乡,不过那一位公主,与我们的一个哥哥,被视为最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法老的兄长是亲生的兄妹。兄长向法老进言,希望将妹妹留给自己,于是我便作为替代品被送出了底比斯。”

听着爱菲茜的叙述,立香忽然想起了不知什么时候学到过的知识点。

埃及王室为了保持法老血统的纯净,会与亲生手足结亲,生儿育女。

爱菲茜那兄长将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妹妹留下,是为了留下自己未来的妻子。

“我是法老的女儿,我将嫁给大卫城的新王。”

“但我不愿意。”

“伟大的荷鲁斯,请您为我指引方向。”

少女倾诉着祈求指引的话语,口吻中却无一丝谦卑迷茫。

立香注视着她明亮的眼睛。

“你是有主见的人,爱菲茜。”立香道,“你已有自己的计划,并坚信我会协助你。”

“是的。”

充满自信的少女的笑容非常耀眼。

爱菲茜毫无疑问,是正在蜕变的蛹,已经从蛹中挣脱出了美丽的羽翅。

立香诚心期望,玛修也有一天能露出像她一样的自信笑容。

“既然说到这个份儿上,我当然也没有拒绝的理由。要是我没猜错,我的命应该是你保下来的吧。”

那个护卫长看上去不像会手软的人物。

“是的。那么,能请你偿还我的救命之恩吗?”

“真不客气。”

“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我认为这是你喜欢的交流方式,虽然与我们的文化截然不同就是了。”

立香咧了咧嘴角,笑道:“你是到哪里都能好好活下去的人,这样我就放心了。”

 

于是当晚,爱菲茜便在合作者的帮助下逃离了。

她的合作者,在沙漠里发现立香的那个少年人,那是她的奴隶。

听说是个没有名字的奴隶,与身为公主的爱菲茜一拍即合,倘若两人能一起逃出去,爱菲茜便许诺他自由。

“我本想谎称与他相爱,想要逃婚,以此恳求你的帮助。”

“……我看上去难道像是会相信那种理由的人吗?”

“相比我至今见过的人,你的热心和善意非常不可思议。”

 

爱菲茜离开前,还是剥开成熟的外衣,秉着少女的好奇心问了一个问题。

“会答应我的计划,这并不寻常,败露之后你将何去何从,这是我无法给予保证的——你很有可能失去自由,为什么你会愿意呢,立香?”

异邦的少女,守护人理的御主抬起头,望向隔着帐篷看不见的天空。

在沙漠的行军当中,除了沙海就是碧空,一成不变风景都有些看腻了。

只是对于她来说,那天空,无论白天黑夜都缺少了一样东西。

——这儿的天空中,并没有那轮巨大的光轮。

这里不是她的时代,甚至不是特异点。是出现在眼下的她的认知中,无法分辨的异样的展开。

“我在这里没有任何可以归去的地方。既然如此,在哪里不都一样吗?”

虽说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身份不穿帮,绝对不想再跟着送亲的队伍回到埃及去就是了。

藤丸立香笑着说。

 

◆◇◆

 

来自埃及的送亲队伍到了。法老的女儿将嫁给王,大卫城的人民看见王宫的侍卫打开城门,将乘坐在悬纱轿辇上的女子抬去王宫。

“所罗门王万岁!所罗门王万岁!”

能令那从不将公主外嫁的埃及法老将女儿嫁到耶路撒冷,城民们期待于新王的能力和气量,原王在主的带领下让以色列更加繁荣,令异族外邦臣服。人们欢呼赞颂王的名号,并没有人注意到轿辇中王的新妻僵住了身形。

 

轿辇抵达王宫,以色列王宫的侍女上前搀扶,有些惊讶地发现法老的女儿以纱绢遮盖了头发和面容。

“我想将第一面献给你们的王。”

法老的女儿这么解释说。

侍女打消疑惑,将她引向王宫举办宴会的厅堂。

王娶其他妻子时没有这么隆重过,但这回娶的妻子是法老的女儿,某种意义上这场婚姻象征了两国邦交,王便吩咐说要特别举办一场郑重的仪式,将法老的女儿迎入后宫。

埃及来的公主,王的新妻在以色列王宫人的引领下来到仪式的会场。

会场已经聚集了大卫城的重要人物,包括先王为新王留下的部下,与王亲自提拔的亲信,来自埃及的送亲使者也早一步进入大卫城,已在观礼者的队伍中。

少女迈入厅堂,进入众人眼中。她未来的丈夫已在前方台阶上的王座前等候。侍女轻声询问得到允许后,为她取下厚重的头纱。

少女的发色极其艳丽,是罕见的橘红色,当深色的头纱从她头上褪去,露出的发丝如同凛冬过去后怒放的第一朵春花,一瞬间仿佛整个大厅都亮了起来。

以色列的先王对头发有着独特的嗜好,臣民也因此耳濡目染培养出了对于头发的品味,若少女将头发留长,光凭一头美丽的长发都足以归类为美人。

以色列王的臣子赞叹少女发色的美丽,埃及的使臣却因那美丽的颜色心中不住惊恐。

少女垂首向王行礼,慢慢直起身子向王走去。

埃及使臣甚至觉得自己一定会忍不住冲上去制止,谁知冲出去的却不是自己。

“小心!”

不知是谁高声示警,惊呼声接连响起。然而手持匕首的壮士已经冲到公主的面前,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闪烁着寒光的刀刃捅向女性柔软的腹部。

 

在场的都是对政治极为敏锐的人士,仿佛已经能看到这场突如其来的刺杀带来的后果。

于以色列人而言,这位公主的死意味着或与埃及断交。于埃及的使臣而言,事态闹大,法老毫无疑问会追究他们弄丢王室血脉的罪。

没有人关心区区一个女人的生命。

 

没有任何人听见。或许王座上那位神色淡然的以色列王听见了吧。

少女发出一声轻叹。

下一秒,响起了惨叫。可惜,不是女性被刺中的悲鸣。

橘发的少女按住刺杀者的头,在他将刀子捅进自己身体里之前,

先将他狠狠按在了地上!

“嘭——!!”

 

“……”

“……”

场面一时十分寂静。

毕竟无论怎么看,从少女衣裙中露出的,毫无疑问不像是能把一个壮年男子整个人按倒在地面上、将石砖砸出裂缝的,纤细的臂膀。

“啊啊啊!”

少女猛地踩住刺杀者的手腕迫使他放开匕首远远踢了出去。她站直身,尚未有人出声打破沉默,少女突然掐着刺杀者的脖子猛地将其提起来——

“哐!!!”

刺杀者砸中了距离王座左手边数起第三个人,从那人身上掉出了不应出现在婚礼现场的第二把寒光粼粼的小刀。

少女拾起那把小刀,抬手将其向上掷去,锐利的刀刃深深没入天花板。

“你……你不可能……!”

“闭嘴!”

埃及使臣中的一名随从指着少女颤颤巍巍地惊叫,一旁的护卫长狠一咬牙,捡起第一名刺杀者的匕首割断了随从的喉咙。

 

橘发少女看了一眼喷涌的鲜血微微皱眉,提起衣裙踏上台阶,来到以色列王的面前。

“能否请你给我一个解释,我为成为你的妻子不远万里而来,却要用与你说的第一句话,来质问一场刺杀——所罗门王唷?”

“……”

“王!”

年轻的王从王座起身,隔着两级台阶,淡漠的金眸与少女对视。

“到你的宫殿中稍候吧,我的妻子,法老的女儿。”

 

古代以色列王国第三代王,所罗门。

那白色的长发,深色的皮肤,身披华丽衣袍的王毫无疑问,是她的——

也就是迦勒底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的敌人,魔术王的身影。

……

………………

……………………

但是这怎么看都还是个初中生啊!HELP!问魔法☆梅莉有用吗?在线等很急!!

藤丸立香无法违背良心,给眼前这个看上去至多十六岁的人理烧却犯的少年版来上一拳。

他比我还矮啊——!?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

To Be Continued

 

 

◆◇◆

 

 

注解:

①埃及公主的名字是拣好听的音按着拉二他老婆名字的画风似是而非瞎编的。

②这个立香的个性真的非常我流,一点都不是普通人。什么和奴隶相爱的公主私奔,听安徒生喷多了立香一点都不会信。

③耶底底亚是所罗门的别名。我最早的时候记错成了耶底底耶,就想这名字叠音那么多咋听起来那么可爱(不)。另外大卫城是耶路撒冷的一部分,后来所罗门扩建了耶路撒冷,以前大卫王建造的那一部分就是大卫城了。相对应的大概是所罗门神殿(耶路撒冷第一神殿)(并没有人说一定要有个对应)。

这里是故意用了不同的称呼。直到立香进入耶路撒冷,听到人民喊所罗门王的名字,她都没反应过来要嫁的人是自己要打的最终BOSS……(虽然其实并不是啦)

④押沙龙有一头美丽的长发+大卫特别喜欢押沙龙这个儿子。其实并没有直接说过大卫喜欢漂亮的头发,我在胡扯。

④都说这个立香非常我流了!她会打架的!是个巴萨卡!……我就是喜欢写会打架的女主啦!!

⑤最后,恭喜名义上的男主在字数1w4才露面,并且时年十六岁未满,身高比立香还矮——考虑到牧羊人大卫才170我有理由相信他们父子成长期比较晚。

其实写男主比女主还矮是我个人爱好(。

顺便一提这里立香的身高设定大约是167cm。据说是如同女性黄金比例一般的身高(斯卡哈是168)。

所罗门Lily不超过165(泥垢。

 


评论(27)
热度(351)

搞事!搞事!搞事!
FGO沉迷中.CP基本只产罗曼咕哒子。热衷群像。paro好吃。想开车。

© 夏之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