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纳

不需要在此之上的奇迹(零)

【Notice】

首要:

※ 我流咕哒子(藤丸立香)

※ 角色未必能严格遵守游戏形象

※ 笔者在国服,设定上与六章以后有矛盾请不要太较真

 

其次:

虽说姑且是带着CP罗曼咕哒的前提写的,实际上的感觉是以咕哒子为中心的讲故事流。

本质是个以咕哒为中心的修罗场。

存在原创的角色,确实有这人,但除了名字和身份之外完全放飞出去了,和原型几乎没啥关系。

 

使用捏他:

咕哒子的古以色列行记

然而:

※该咕哒子的时间轴位处六章之后、七章之前。画风一言蔽之是个忘加狂化的巴萨卡。

※生前所罗门的人设也是我流。整个故事都是瞎掰。

※最后的结局会直接和游戏第一部的原结局分流。

※没有对所罗门和罗曼进行严格的区分,喜欢所罗门罗曼在人格上完全二人论的请务必注意←非常重要!!


这是个,好好讲故事(装逼)的故事。 

 

 

 

 

 

 

 

 

 

 

 

 

 

“尊贵强大的所罗门王啊,来回答我一个问题吧。”

“你觉得什么是人?”

“拥有双手双脚的生物?猿猴亦是如此。

拥有语言和智慧?人以为动物不会说话,只不过是人无法理解动物的语言罢了。

神赠名的万物灵长?那是你们以色列的神的一家之言,于我,于那些不信仰你神的人们有何意义?”

“人是什么,人心是什么,人性是什么。”

“在你对我开口时已经有答案了。”

“现在,来回答我的问题,

和你的疑问吧。”

 

“——”

 

◆◇◆

 

在修复第六特异点过程中的某一个夜晚,在干涸的荒野上。

“前辈,还不睡吗?”从者少女走到御主的身边,“明天还要赶路,请尽快休息吧。”

人理最后的御主藤丸立香冲自己的亚从者摇摇头,招呼她在自己旁边坐下来。她掀起毯子的一角,催促红着脸有些害羞的玛修钻进来,用毯子包裹住两人的身躯。

第六特异点的大地已是不毛之地,白日放眼望去尽是荒芜,没有可以留下热量的植被,到了晚上就会很冷,和距离这片原野不远的法老王的沙漠一样。

在这寒冷中,夜幕上闪耀的星光似乎也是冷的,即使在特异点,遥远宇宙的彼端依然是老样子,那些星辰不会受到区区地球上发生的灾难左右。然而肉眼可见的星光却是黯淡的,头顶巨大的圆环亦在深夜里发光,掩盖了一部分星子的光彩。

“虽然不是很懂那是什么,但那一定是与恒星相比,距离地球近得多的东西吧。”那光环是魔术王的宝具,而现在的立香没有去弄懂它的真面目的余裕。

“前辈。”少女和少女肩靠着肩。

至今为止的战斗对这个年纪的少女而言负担过于沉重,来到第六特异点之后尤其如此。罗曼医生将这个特异点的修复顺序后移实在是明智的决断,倘若早一个特异点来到此地,她们是否能撑下去呢?

“前辈,在为没能救下的人自责吗?”

玛修清楚御主的秉性。

从第一特异点开始,御主就是不能放着眼前将死之人不管的人,哪怕修复特异点后,因人理烧却而发生的死亡和灾祸都会被修正。而在这个特异点,战斗尚未完全展开,在她们面前已经死去了许多人。

“自责吗,或许说不上。”

冷风习习的深夜,玛修有些听不清立香的声音。

玛修从未觉得立香的行动方针是错误的,即使存在很多从理性角度看来无意义的决定,促使她做出这些决定的前辈的那份善,玛修认为那是非常美好的品质。

“玛修,你还记得我们刚见面时,我问过的问题吗?”立香说,“你为什么会叫我前辈呢?”

那是因为,相对被局限于迦勒底的我,来自外界的你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

玛修很少正面回答立香的这类问题,立香并不太在意已经过去的疑问是主要原因。

“玛修心目中的前辈是什么样的?我有当好玛修的前辈吗?”

橘发的少女抱着小腿,侧过头,脸颊靠着自己的膝盖看了过来。

“那是当然的!”玛修急切地回答。

曾经玛修与罗曼医生之间发生过类似的对话。

作为人类最为自然、最为接近平均值,不是最完美,但追求着最好的人。不伤害他人,不懈怠自己,堂堂正正的人。

这是当初玛修在心中描绘的值得学习的前辈的模样,现如今在她看来,立香正是不亚于自己构想的前辈。

立香轻声笑了起来,明明离得很近,在夜风中却显得很遥远。

“作为憧憬的对象确实该有这样的评价,但是呢玛修,这样的形容已经不是一般人,早已经远超过平均值啦。”

“是……这样吗?”

除了示巴给予的知识,玛修没有实际在人群中生活过的经验,人理修复的途中接触的也尽是远超过一般人的英雄豪杰。

所以这位纯洁的少女并不知道,最为普通的人除了平庸之外不该添加任何其他的形容,在加上修饰的瞬间,这一人就已从普通当中独立出来了。

不过,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嗯,看来我确实有当好前辈呢。”

藤丸立香望向遥远的夜空。

真正只能用平庸来描述的普通人走不到这一步,只要我还能做到如同玛修憧憬的那副模样,这场Grand Order就一定会有成功的一天。

 

“玛修,你觉得我为什么会选择救你,选择救遇到的人呢?”

“这……如果一定要用具体的语言叙述,我认为这是基于前辈的品性。”

“确实,这个答案没有问题。但有一点你搞错了。”

“是什么?”

“‘我’选择救人呢,理由并不是很高尚。”

不是因为善良,不是因为正义感,只是单纯的,

“——因为我害怕啊。”

 

◆◇◆

 

[“前辈,请注意左前方,还有两体敌性反应。”]

“了解。那拜托啦,英雄王。”

“哼,真是会使唤人的杂种!”吉尔伽美什看也不看敌人,挥挥手从宝物库中弹射出兵刃,“让本王对付这种杂碎,亏你想得出来,杀鸡用牛刀说的就是你这种人了。”

“是是是。”

立香只一味应承,跟英雄王争论“是您自己同意了排班表”毫无意义。

“太啰嗦了,只说一次就够了!你这样也算本王的御主(臣下)吗?!”

请你不要也给御主两个字乱标音,我并不记得什么时候拥护封建制度了。

立香想着,道:“是~”

吉尔伽美什看出她的应答没诚意,也懒得管了。作为迦勒底的早期班底,能让这个丫头活到现在足以说明英雄王的态度。

 

人形却无法交流的敌人在攻击下消失,留下碎片化的魔力。

“晚安……愿你们再度醒来时,能变得幸福。”银发的小女孩合上童话书,回到御主的身边。

这里是第六特异点修复之后,残留下来的几处地点之一。

特异点修复以后,这段人理奠基的历史就会回到原处,遗留下来的断片已经影响不到大局。

偶尔从扭曲中出现的敌人放着不管也不会出事情,但立香偶尔还是会带从者来清剿,一方面可以锻炼战斗的配合,另一方面……

立香从消失的敌人脚下捡起赤红色的锁链,算了算,松了口气,“这是第22个,终于凑齐了。”

“也就是可以收工了吧?”诸葛孔明垮下肩膀,恨不得立刻回到迦勒底睡觉。虽说借用了大军师的名字,说到底他的身体还是一介人类,而且相比起成年后的身板又回到孱弱的少年时期,和战斗系的从者比起来实在是体力不足。

“嗯,玛修,准备回程吧。”

[“好的,前辈!灵子转移,启动。”]

 

灵子转移,完成。

藤丸立香在筐体中睁开眼睛,走出筐体,看到在封闭舱外迎接自己的玛修。

回到迦勒底后吉尔伽美什第一时间灵体化离开了管制室,孔明以逃一般的劲头冲到走廊上,似乎生怕被御主逮住进行下一轮灵子转移,结果只有童谣仍然留在旁边。

“辛苦了,前辈,这样一来奥兹曼迪亚斯先生第二次灵基再临的材料就凑齐了呢!”

“是啊。”至于技能强化需要的愚者锁链,慢慢来吧,不要说孔明,身为御主的立香自己都撑不住。

立香活动着肩膀,问玛修:“医生有好好休息吗?”

特异点中与迦勒底的通讯一般是由Dr.罗曼进行的,这次为了赶罗曼医生去休息,才特地让玛修代为进行通讯,也顺便让玛修减少不必要的战斗坐坐管制室。

不过,这也是因为去的只是特异点留下的碎片才能这么干。目的地已经称不上特异点,不需要太多数据观测工作,只需要为立香监测四周环境就够了。

玛修用力点头:“我把医生从管制室赶出去了!”

“是吗,他肯好好睡觉就好了。”

“Dr.罗曼是不肯好好睡觉的坏孩子吗?那么我去给Dr.罗曼讲个床头故事吧~”

童谣跟在御主身边兴致勃勃地说。立香总觉得她会把杰克带去,倘若床头故事讲完医生还睡不着,杰克就会用物理手段让医生进入梦乡。虽然她们是好心,这一点还是要阻止她们的。

刚来到管制室的一个工作人员听到立香和玛修的对话,诧异地道:“医生是去休息的吗?我看到他在医务室里整理立香的检查报告啊。”

“……”

“……”

“Fou~~”

人类最后的御主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玛修,帮我把材料送给法老王,我去一趟医务室。”

“好的,前辈!包在我身上!”

看着御主大踏步前进的背影,童谣在芙芙的旁边蹲了下来,双手托着脸颊无奈地叹气道:“医生真是不听话的坏孩子呢,对吧~?”

“Fou~~”

 

医务室里。

罗马尼·阿基曼放下手中的纸张,往椅背靠了靠。

立香上一次的身体检查报告也确认完毕,这样一来本职工作这方面就完毕了。

“接下来,还有第六特异点的观测证明数据报告……”

眼前有些发花,长久得不到休息的大脑向身体四肢传达抗议的指令,但是还没有头疼到意识不清,应该还能再撑一下。

被玛修赶出管制室的时候,罗曼知道她的意思是让自己去休息,可是不巧他刚吞下提神用的药物,那时让他立刻躺在床上睡觉却是无法入睡的,索性来到医务室完成其他工作。

现在作为医疗部首席的本职工作干完了,药效也过了,是趁此机会睡个几小时还是再坚持一下呢。

正当罗曼在两个选项中摇摆不定之际,人类最后的御主气势磅礴地冲了进来。

“医生!!你的蛋糕我没收了!!!”

“哎??!……为、为什么这么突然——!”

不知道是因为喜欢的东西被夺走了,还是单纯因为少女猛地双手拍在桌面上发出的巨响,原本目光迷离的男人一下就吓醒了,几近惊恐地看着面带怒容的少女。

“玛修应该传达给你了,医生。”

藤丸立香挑着眉梢,明明在生气,却笑了起来。

“请!你!好!好!休!息!”

“噫……!我、我明白了,马上就……”

“已经晚了,医生!请注意我的措词,我使用的是过去时!作为不遵守约定的惩罚,医生今天的甜点已经没有了!”

“哇啊啊、无论如何请宽恕我……!”

成年男子被尚带稚嫩的少女训斥,一般来说是不怎么寻常的光景。

可惜罗曼医生的性格本身就温和得有些过分;承担着拯救人理的重任,并将至今为止的任务顺利达成走过来的藤丸立香又比寻常可见的女孩性格要强。气势上这个三十岁的大男人被十七八岁的少女完全压倒就是很顺其自然的现实了。

结束迦勒底幸存组Dr.罗曼处于食物链底的日常,立香重重地叹了口气。

“我说真的,请你好好去休息啊,医生。”

“嗯,我知道、……”

立香打断道:“——我啊,有时候比较迟钝。”

所以,对罗曼为支援自己做了多少超过自己精力范畴的努力,甚至达到了可以说正在迫害自己身体的程度,这件事,在达芬奇点明之前,她都完全没有发现。

说起来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身为唯一可行动的御主,立香从来没有在管制室里看过灵子转移的实际操作,也没有人和她提过什么存在证明的监测。

而在特异点,要她仅通过纯声音通讯,隔着时常断线的蓝色噪点投影,分辨出罗曼是否在勉强自己,这难度系数可不低。

不知者无罪。但没有发现罗曼在勉强自己也是不争的事实。

“莱昂纳多跟你说了什么多余的事……”

“不,很必要,我倒希望达芬奇亲能再早一点跟我挑明。既然现在知道了,我就不能允许医生你这么强迫自己。”

“……我明白了,立刻就睡,所以那个……”

被少女撑着身后的椅背圈在两臂之间的罗曼忍不住扶住额头。

“能,往后退一点吗,立香酱?”

待立香不明所以地往后退开半步,罗曼才松了口气轻声嘀咕:“女孩子靠男人这么近可不好啊……”

“什么?”

或许是没听清,或许是没get到重点,立香茫然地看着医生。

“不。……没什么,嗯,没什么。”罗曼以让自己相信的语气强烈肯定。

“那么现在就睡吧,医生。”

“咦?”

“医务室有床,未免你回到房间又不好好休息,我在这里看着医生睡着再离开。”

“那个,立香酱,不用做到这个份儿上……”

“请!你!好!好!休!息!”

“……好的。”

 

“要我来讲床头故事吗?”立香突然想起童谣的话。

“立香酱你还记得我的年龄吗……”

“男人至死是少年。”

“呃,我没听过这句话,还有我认为少年就已经不是还要听床头故事的年纪了。”

“大卫王教的摇篮曲——”

“求你别这样。”

“开玩笑的,我不太擅长声乐。”

“立香酱……”

罗曼脱掉鞋子躺到医务室的床上,立香就在罗曼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已经逼近人体正常活动的极限,确实不需要助眠手段,几乎脑袋沾上枕头,被刻意忽略已久的睡意便如潮水涌来。

确认罗曼呼吸匀称入睡,立香轻手轻脚地关上灯带上门出去,在医务室门前贴上免打扰的牌子,落款是自己和玛修的名字。

 

◆◇◆

 

那么,问题来了,医生的甜点要不要真的扣掉呢?

立香在餐厅对着自己的黄桃补丁,深沉地思考着。

“立香。”

“唔?”

有一句话叫美的人都差不多,丑有各自的丑法,也许替换成声音也差不多吧,在这个英杰汇聚的迦勒底,英灵们的声音有着细想来十分惊人的重合率,有些音色的特点远大于语气的情况,不回头之前根本不知道出声的究竟是谁。

当然,笑起来的情况另算。

立香含着勺子回头,眨着眼睛看向在身后叫自己的英灵。

啊,不是安徒生是法老王啊。

“你那是什么样子,礼仪太缺失了!”

奥兹曼迪亚斯的语气与其说是嫌弃,不如说是教育。

这位古埃及的法老王高傲的程度和英雄王有得一拼,却微妙得是个超好人的英灵,比英雄王好相处十倍。

“请允许我献上贡品以赎不敬之罪。”立香立刻决定出卖医生的甜点。

“余对那种甜软之物没有兴趣。”

“Emiya的独家特制。”

“咳,那余就赏脸一尝吧。”

迦勒底真理之一,没有不会被卫宫的手艺征服的英灵。

立香端出罗曼那份的布丁并给法老奉上勺子。

“法老王叫我有什么事吗?”

“本应是你主动来觐见余,而不是劳动余的玉体来找你……”奥兹曼迪亚斯往嘴里放了一勺布丁,“算了,这次就宽恕你。”

“不胜感激。”

“哼。”

在立香越发敷衍的对应这一问题上,高傲的古代王们一致决定不去管她。

“把头伸过来。”

“哎,什么,您和王哈桑一样喜欢砍人头吗?”

“说什么傻话,你的头还不值得法老王亲手来砍。”

古代王的话要绕几个圈理解,立香擅自把这当作奥兹曼迪亚斯不会弑主的保证,并乖乖把脖子伸了过去。

冰凉的触感落在颈后,立香低头一看,奥兹曼迪亚斯挂在她脖子上的链子上悬挂的挺重的坠子垂在胸口。

“这是……?”

“余的赏赐,你可要心怀感激地贴身戴着。”

“但是这个……”

立香把坠子捏起来仔细一瞅,倒三角的形状,中心是眼睛形状的浮雕。

“您是没什么,我可是会被尼托克丽丝骂的啊。”

“那就别让她看到。”

“噢。”

立香听话地解开领口的皮扣,把坠子塞进外套内侧。

“谢谢您,法老王。”

这些古代王难搞归难搞,一般来说每一步举动都有着重大的意义。既然法老王肯屈尊送礼,说明他看出了什么这一举动对她的必要性吧。

“说了是给你的奖赏,你就继续为扩大法老的威光尽力吧,余对现在的造型也开始腻了。”

——您和英雄王聊嗨了两个人都把头发撸上去结果不小心定了灵基撸不下来,这锅我可不背。

立香想着,冷静地在心里计算起了奥兹曼迪亚斯抵达第三次灵基再临需要的种火和素材。

 

晚餐后,立香按预定去达芬奇工坊整理素材。

“罗马尼有好好睡吗?这就好!早知如此,我该早点找立香合作把罗马尼压去休息呢!”

蒙娜丽莎满意地微笑着。

“那就请你早一点告诉我啊达芬奇亲。”立香从保管箱里挑出奥兹曼迪亚斯需要的蛇之宝玉和恶魔心脏,“虽然很缺人手,但也并不是需要医生一个人做到那种地步的情况,不是吗?”

达芬奇道:“哎呀,该说是天才也有预料失误吗……我以为你早就有所察觉呢。”

按照达芬奇的判断,立香应该是有能力察觉罗曼的状况的。

藤丸立香是个普通人,这是没有错的,她是生长在普通人群的社会中,没有接触过任何异常的普通人。但硬要说的话,她属于在普通人的人群中十分有才能的那一类人——就和在第六特异点时,达芬奇给罗马尼·阿基曼的评价差不多。

“就像你说的,普通人类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达芬奇亲。”立香道,“我并没有比医生更成熟。”

“说的也是。”

在特异点奔波,面对人和从者的生死、战斗,立香也没有多余的精神和体力去关注一切细枝末节。

达芬奇看着蹲在箱子前面排列素材的少女,忽然问出一个好奇了很久的疑问。

“立香酱,你为什么会来迦勒底?”

有疑问应当自己去探索,这才是达芬奇这样的人一贯的做法,可惜唯独人的心情,不去问本人就没有意义。

“我听玛修说,你直到特异点F都不清楚迦勒底的工作。”

藤丸立香是人,相较于英灵而言极为普通的活生生的人类。

然而,会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背井离乡远赴海拔六千公尺的雪山之上,这是普通人——而且是尚未成年的少女干得出来的事情吗。

“也许是,命运告诉了我这里缺一个救世主候补呢?”

藤丸立香抬起头,朝天才笑道。

“开玩笑的。”

达芬奇忽然就觉得有些头疼了。

哎呀,因为罗马尼隐藏着秘密,就把自己的秘密也隐藏起来,我们这位救世主果然是个不成熟的孩子呢。

 

◆◇◆

 

深夜。

管制室中只留下了换班监测迦勒底亚斯的人员,夜深人静,关注示巴系统情况的留守工作人员并未察觉到,暂时关闭休整的另一系统并未亮起屏幕,只有主机悄然启动。

 

反召唤系统 启动。

开始进行 灵子转换。

距离灵子转移开始 还剩3、2、1……

全工程 完成

开始 实际验证 ExtraOrder(增补指定)

 

 

藤丸立香仰起脖子,头顶是刺眼的白日,明明是普通的蓝天,不知为何却有些违和感。

放眼望去,虽然没有扬起风暴,但这近期才经历过的景象实在眼熟得过分。

“怎么又是沙漠啊……!!!”

穿着迦勒底白色制服的少女,面对一望无垠的沙漠,无语凝噎。

 

【捕捉对象 ██ 藤丸立香】

【目标时代 公元前995年】

 

第六特异点定础复原,终局(End)近在咫尺。

要改变命运,这是唯一的机会。

请您务必加油,立香大人。



これ以上の奇跡はいらない

To Be Continued





注解:

①在第六章开头玛修对“生命的前辈”的定义:

作为人类最为自然、最为接近平均值,不是最完美,但追求着最好的人。不伤害他人,不懈怠自己,堂堂正正的人。

玛修希望作为这样的人出生。

……说实话我看到这个高评价的一瞬间很心虚。


②这几天在死之荒野给拉二打锁链的队伍:双孔明,童谣,闪闪,蹭羁绊x2

敌人是杀阶和狂阶。

“晚安……愿你们再度醒来时,能变得幸福。”是童谣的胜利语音


③拉二二破要吃22个锁链。锁链先不去管他,让人感到胃痛的是拉二是个文化人,作为一个骑阶他整整要吃72张书页。梅林才吃55张。纯属是个人埋怨了。


④第六章达芬奇说到罗曼用药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的时候两个选项分歧:“我完全没察觉到……”“我隐约感觉到了”。


⑤荷鲁斯之眼。埃及王权和神权的象征。尼托克丽丝就被称为荷鲁斯之女(天空之女)。

这种东西拉二会随便交给别人吗?——拉二的情人节回礼是神兽斯芬克斯,并且嘱咐咕哒别告诉尼托和艳后。


⑥听语音,拉二每次换造型好像都是因为御主的意见……他把头发撸上去,三破又放下来,疑似都是咕哒提议的。你就这么任咕哒摆弄造型,人也太好了吧法老王啊?!


⑦公元前995年。直接点说,这时候所罗门16岁左右。

我就是要写Lily!(你够)


评论(9)
热度(160)

搞事!搞事!搞事!
FGO沉迷中.CP基本只产罗曼咕哒子。热衷群像。paro好吃。想开车。

© 夏之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