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纳

王与骑士(三)

(三)

天蒙蒙亮时,女骑士穿戴好盔甲,从家中出发,赶着城门刚刚打开之际出了王都。

远在王宫高处露台,红衣的骑士长微微皱着眉头远眺向城门,「鹰眼」确认同僚已经离城,抱着胳膊叹了口气,抬头望向城堡上端更高处的某个房间窗口。

他无意评判国王的作息,只是——

要是立香回来得知所罗门王一大早就爬起来不好好补觉,不知道又要说什么。

反正最后都是以他做的蛋糕以作安慰就是了。

卫宫无可奈何地想。


虽然出城的时间早,立香要去的地方离王都不算太近,等她站在目的地前面时天空早已大亮,或许再过一两个小时就到午餐时间了。

立香将马系在入口,安抚好坐骑,抬首望向前方辽阔的森林。

这片森林说是在王都直属的管辖范围之内,其实已经在王都区域的边缘,来到这里花了她不少时间。

立香抚摸着马的鬃毛,轻声说:“在这里等我回来。”

马儿打了个响鼻回应。

女骑士从马背取下长枪,迈入森林。


这片森林并非十分危险,住在附近村庄城镇的猎人经常来打猎,森林地面上散落了少许猎人出入时留下的痕迹。立香没有去查看那些人或是动物的脚印,拎着长枪扶着剑径直深入森林深处。

深处的森林受人类活动影响较小,长得比外围更加茂盛,枝叶伸展的轨迹也更狂野。浓密的叶片遮挡了一部分光照,淡淡的阴影里生长着阻碍前进的低矮灌木。

立香拔出腰间的佩剑,一边清除灌木一边小心地前进。

她并不是第一次来,但对这里也说不上熟悉。唯一一次来这里是两年前的事情,那一次可没什么好的回忆,她最后不是凭自力离开森林的,为了避免这次迷路出不去,立香适当地在环境上制造一些痕迹留下标记。


包裹身体的盔甲隐约覆盖上一层水雾,这是因为周围的温度突然开始下降了,越往森林深处走越阴森,骤降的气温和毛骨悚然的氛围不仅仅是缺乏光照的缘故。

“——够了吧。”

立香停了下来。

她握着手里的剑,对着了无生息的森林开口道:

“我已经到这里来了,事到如今还要蛰伏吗?”

它们当然可以接着潜伏,立香只是空有武力的骑士,在物理之外魔法之类的方面毫无建树,无法逼迫它们现身。

然而对它们来说,要找的人亲自到了自己的场地上,如果这时候再不出手,就是在否定自身的存在意义。

阴森拂过的风和着阴冷的气息凝聚起来,骑士被蔓延的黑雾包围,一个个扭曲的影子出现,断断续续地拉长变形无法固定形体,但能隐约看出是人类的影子。

【你回来了……】

【你回来了……】

【啊啊,你回来了,你还是回来了!】

【没错!没错!你是应该回来的!】

不同的声音重叠在一起有男有女,回响着和噩梦中一样怀着憎恨的声音。

【和我们一同死吧!你本应与我们一样的!】

立香缓缓扫过环绕的每个影子,身影明灭闪烁难以数清楚究竟有几个个体,若不出意料之外应该是四十六个。

她听着它们满怀憎恨的诉求,举起了手中的剑。

“你们以为我是来赴死的吗?”立香道,“不,怎么可能,我是来为你们做个了断的。”

【……】

【……】

影子们沉默了短暂的时间,忽然集体暴怒地出声。

【你怎能这么说!】

【你本就应该和我们一起死的!】

【来吧!这次一定要和我们一样!】

“怨恨的亡灵讲不通人话啊。”骑士说。没有无奈没有悲悯甚至没有感慨,仿佛只是纯粹地叙述一个事实。

四十六个亡者的影子齐声发出人类听不懂的狂啸向现场唯一的生者袭来。

愤怒憎恨恶意……强烈的负面情绪扑面而来。骑士冷静地握紧手中淡淡发光的剑,将附着当世最强法师的力量的利刃迎向亡灵。



王宫里,卫宫问暂时留下的少年道:“你是王都当地人吧,要不要和家里联系一下?”

“谢谢您,不用的。”面对可以说是在校生憧憬对象的骑士长(虽然内廷的骑士长几乎不怎么露面),少年带着腼腆回答,“我家其实是在王都地区角落里的镇子,离王都挺远的,所以一直是住校。现在不是放假的时期,本来我也不会回家的。”

卫宫哦了一声,既然当事人不要求就算了。

少年小心翼翼地问:“您查过我家里的情况吗?”

“不,查的不是我。”

少年想了想,如果不是骑士团长,那么只有一个人。

“是立香大人……?”

卫宫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

“你故乡的镇子附近有一片森林吧?”

“是的。”少年疑惑地问,“那又怎么了吗?”

“没什么。”只是知道了为什么偏偏是这种性格虽不强势,内里却还算坚定的少年受影响最严重了——这少年离事件的根源住得最近。

骑士团长不打算说,少年也不好意思追问,骑士的上下阶级还是较为分明的,区区一个学生再问下去就严重失礼了。然而少年人的好奇心重,怎么看都是一副‘我很想知道’的表情。

卫宫瞥了他一眼,这件事牵扯到两年前的一桩事件,在王宫忌讳很深。如果是立香亲自告诉他也就罢了,别人擅自谈论那件事,说不定事后会被所罗门王穿小鞋。


两年前,一队总数为四十七人的年轻骑士前往王都边缘的森林演练,结果因意外出现的强大魔物遭到毁灭性打击,只有一人受了重伤活着回来保住一命,其余四十六人全部死亡。

活下来的那唯一一个骑士,就是现今所罗门王的近卫骑士。


……其实说起来,一口气出现四十六个之多的亡灵,生前还都是颇有力量的骑士,怀着怨恨觉醒,这是相当严重的事件了,出动半数以上的骑士团再叫上王都学院里的魔法师也不为过。

换言之一般来说这根本不是仅一个骑士就能独自解决的问题,根本就不该放立香一个人去的。然而立香没有求助的意思,所罗门王又默许了,卫宫也只好闭上嘴巴静静等她归来。

卫宫倒不担心立香的人身安全,既然所罗门王敢放她过去。

所罗门是不会允许她出事的。

他反而比较担心所罗门王一边分心使用千里眼一边处理的那些文书会不会有问题。



骑士左手挥舞着剑,轻巧的细剑上附有王施下的魔法,使得一柄普通的利器能够对无形的亡灵造成伤害。

纵使武器再优良,纵使她的剑术再高超,与四十六名对象的战斗飞快消耗着她的体力和精神,因大量亡灵的显形而快速下降的温度也加快了耗损的速度。

保护身体的金属盔甲染上空气里的低温变得很冷,贴在身体上反而快要变成沉甸甸的负担,立香没有要去除累赘的盔甲的意思,当然也没有那个时间。

即使肉体微微颤抖了,少女依然镇定地出剑刺向亡灵的影子,逐渐积累着对亡灵的伤害。

她开始喘息,在低温中呼出白色的热气,银白的盔甲和眉毛隐隐约约积起了白霜。

人类,不,哪怕不是人类,无论什么都有个极限,体力精力消耗到一个限度集中力亦随之涣散。

眼前忽然模糊了一瞬,立香恍惚间仿佛觉得自己回到了两年前,看到了两年前曾发生过的光景。


刚刚组成一个团队的年轻骑士们为了完成彼此的磨合而进行野外训练,选择的地点是向来安全的一片森林区域,只有些普通的动物和中小型的魔兽,即使是经验不足的骑士,合四十七人之力总能对付得了。

然而实际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却是强大的魔物。与其说它们不该出现在这片祥和的森林中,不如说这么强力的魔物根本不该出现在王都境内。

年轻的骑士们奋起反抗了,在领队的指挥下组织起阵型互相协作试图压制魔物。他们费劲辛苦打倒了一只,接连出现的却是整整一群。

在将近五十人中,或许有依然坚持战斗的人吧,或许有害怕得转身逃跑的人吧。立香记不清了,也许在当时的混乱之中她本就没有余地去关注其他人的状况了。

压倒性的败北,代价是死亡。

既然选择成为骑士必然有流血的战斗,但年轻人们谁也没想到自己尚未获得光辉荣耀就在命运的捉弄下死在这里。


等立香再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回到王都了。

伤好后她回到骑士团,却没能重新融入进去。即使每个人理性都明白这次不幸的错不在她,却还是难免对唯一苟活下来的幸存者指指点点。

结果立香也没有特别努力地尝试融入其他的骑士,最后被所罗门一道命令调到王的御前,直接和通常的骑士团编制划开了界限。


【……摆好阵型,不要慌乱!】

眼前仿佛笼罩了一层厚厚的,拨不开的白雾。

立香看不清周围,细微的声音从白雾的彼方传来,逐渐变得清晰。

【训练时已经练过很多次了,不要因为紧张出错!】

【会魔法的人用魔法配合前卫辅助!】

【记住骑士的荣耀,不要惧怕!】

白雾散开了,眼前依旧是昏暗的森林。

她半蹲在灌木后听着领队的指示,前方身穿盔甲的骑士身影们拿着剑和盾牌,个别抽空读一个魔法或是落在同伴身上辅助、或是化为攻击飞向敌人。

敌人虽然强大,骑士们的配合却很好,人也不少,足以摆开严密的阵型。整个队伍的领队和各个小队的队长互相照应着发出指令,攻击、防御和恢复都井然有序。

【轮到我们了!】

旁边一个骑士提醒了看起来在发呆的立香,执剑和同队的伙伴一起冲了上去。

立香接收着来自周围的信息有些恍惚,身体还是按着以往的习惯与队友一同展开行动。

立香不会使用魔法,也不是持盾的前卫型骑士,她手执轻剑快步接近魔物,以灵巧的攻势帮队友制造魔物的破绽,绕过魔物拍下的手掌沿着臂膀跃上躯干,扬手将剑刺向魔物的面部。

一个魔物倒下了。

出现了一群魔物。

数量的优势不再,和一只魔物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精力,骑士们难以再度组织起来有序地对抗,最终连领队也绝望地转身逃跑。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会这样】

年轻人一个接一个倒下,被魔物抓住撕碎身体。

立香不知道还有几个人活着,头上伤口淌下的血渗进眼里以至于视线模糊,耳边仍回响着悲鸣。她暂时还握得住剑,但还能撑到几时呢?

‘噗哧!’

从身后伸来的魔物的爪子刺穿了侧腹。

【为什么会这样呢?】

魔物将爪子抽了回去,在腹部留下鲜血淋漓的空洞。

立香低头茫然地看着自己残缺的躯干。

【啊啊,没错!就应该是这样!】

耳畔响起了欣喜若狂的声音。

【没错没错没错!你就该和我们一起死去啊——】

【那是你的命运——】

【没能成为勇者的你的命运啊!】

寒气包裹了身体,四十六人骑士的亡灵围在唯一的幸存者身边高兴地叫喊着。

即使寒气会冻住巨大的缺口又如何,这无可挽回的伤势迟早会将她的生命带向终焉。

立香垂下眼帘。

【好冷】

【好冷】

【好冷】

冻僵的身体和疲惫到极点的脑让她没有精力再去思考除了倾诉‘寒冷’这一事实之外的事情。

生?死?

骑士?剑?荣誉?

那都是什么,已经想不起来了。

【好冷】

【好冷】

【好冷】

【啊啊啊但还是哪里不对】

是的,果然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她遗忘了,有什么本应存在的无论如何都不会消失的感受,它应该还在她的脑子里,只是被抱怨冷的念头掩盖住了。

【…………对了】

立香看着缺了一大块的腹部,分辨出了其中的违和感。

这的确是她曾经受过的伤,确实很严重,却不至于这么可怕。而且不应该是贯穿伤,也不是来自背后的攻击造成的。

这道伤痊愈后在她的腹部留下了很深的疤痕,经过两年淡去了。

这么严重的伤留下的疤其实应该陪伴她一生也不会消失了。

然而有个男人亲吻了丑陋的疤痕,用褐色的手掌抚平了她伤痛的痕迹,连立香自己都没有像他那么珍爱这副身体。


那道伤是不应该存在的。

空荡荡的右手里应该存在着某物。


【什么?!】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亡灵们尖声惊叫。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

立香睁开眼睛,腹部幻觉的空洞平整如旧,她收起左手的细剑,右手提起了一直空置的长枪。

“——本应如此而已。”

【为什么!为什么要拒绝!】

【那是你的命运!你要和我们一起死!】

“我不清楚我应该是什么命运,但那个时候,我活下来了。”立香道,“我是唯一活下来的人,那又怎么样?”

因为是唯一逃过一劫的幸存者,必须抱着对逝者的愧疚被折磨着甚至应该和牺牲者一起去死——这世上没有这样的道理。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和我们一起死吧死吧死吧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少女仰起头,看着四十六个亡灵合成的巨大幽灵。

“我亏欠的人不是你们。”她说,“对不起,你们就请安息吧!”

女骑士抬起步子冲刺,使劲浑身的力量,将破魔的长枪扎进大幽灵空虚透明的体内。



※ ※ ※ ※ ※


立香再度醒来的时候,是在森林入口外的空地上。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立香睁开眼睛,不远处生着一堆火。她注意到自己的马就在一旁,坐在火堆旁边的男人正喂给它一把野菜。

“阿拉什先生……”

“喔,你醒啦。”男人爽朗地笑道,“我看见你的马在外面不安地打转,进森林去看了一眼发现你倒在里面,就把你带出来了。”

看到立香捂着额头的样子,阿拉什递来水壶。

“谢谢。”立香接过水壶用手盛了一点水泼在脸上,又喝了几口,疲惫的精神状态才稍微好了一点。

立香将水壶交还回去。阿拉什道:“虽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不过你又胡来了吧?”

“……嗯,对不起。”

“你用不着向我道歉。”阿拉什看着她,安抚性的笑容很让人安心,“虽然觉得你应该再休息一会儿……有人在等你吧?那就没办法了。”

立香站起来,将武器系在马鞍上翻身坐上马背,低头再度向阿拉什致谢,尔后道别驾马向王都方向飞驰而去。


一个人坐在郊野火堆旁的阿拉什将手伸向放在一旁的长弓,从弓下抽出箭矢,使用过的箭矢头上沾着散发不详气息的血迹。

“难道说……果然两年前只是一个征兆吗……”


立香通过卫宫吩咐守城的士兵给她留的小门进入王都,等立香真正回到王宫差不多已至深夜。

王宫已经熄了灯光,寂静的空气仿佛在斥责她的闯入。

她在走廊上站了一会儿,思考着要不要直接回自家时,空中忽然凭空亮起点点光亮,连成两条直线延伸向走廊的另一头,好像在引导她。

“……”

立香还是前进了,跟着指引来到的地方是……王宫的大浴池。


说是大浴池却不是指公共浴池,这间浴室按理说是王专用的,排除身份尊贵的问题,这么大的空间只给一个人使用其实客观来说相当浪费。

现任王其实不是这么个特地去享受的画风,这间浴室是先王时期留下的东西。


浴池间点着淡淡的光亮,引导到门前为止。

立香沉默地在门前站定数秒,还是抬脚绕过屏风走了进去。

“……您在搞什么鬼?”

“如你所见,沐浴。”

白发褐肤的男人坐在大得已经不该叫浴池的浴池里,身子靠着池子边缘侧头看过来,金色的眼眸在黯淡的灯光打亮中熠熠生辉。

要不是下半身还好好坐在水中,立香觉得她可能会忍不住以下犯上把剑连带剑鞘一起砸过去。

“欢迎回来,立香酱,再迟一点我就要准备出门了呢。”

所罗门说道,忽闪忽闪的照明掩盖了他脸上所带的笑容的细节。

“您叫我尽快回来就是为了看您沐浴吗?”立香忍无可忍地走过去,为了让他清楚地看到自己不满的表情,“需要我为您更衣吗,王啊?”

侍女的那一份工资她真的该拿才对!

所罗门微笑着不说话,朝她招了招手。立香不情不愿地在浴池边单膝跪了下来,并没有想到王接下来对他的骑士做出的举动。


王伸长手臂环住骑士的后颈,施力将骑士的上半身引向自己。王亲吻骑士的嘴唇,带着湿气的白发贴在骑士的耳廓,不容她的吃惊和抗拒轻轻咬开她的唇瓣将舌尖探入,本来无论是赶夜路回来的骑士还是大半夜泡澡的王嘴唇都是微凉的,一吻结束两者都炙热了起来。

“您,哈,您搞什么啊?”骑士调整着呼吸,带着一丝愠怒瞪着王。

王的手掌抚上骑士的脸庞,吹过夜风的皮肤尚未暖起来,却因为自体内涌起的热意在苍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虽然还想再做点什么,但骑士已经用“您要是敢把我拉进水池后果很严重”的眼神警告了。

“我还没有那么过分啊。”

把穿着盔甲的骑士直接拉进浴池,他还没饥渴到那份儿上……其实快速卸下盔甲的小把戏也没那么难。

“那是想做到什么地步!?”

骑士的脸快红透了,声音咬牙切齿,她那泛起红晕的脸颊却不是正常的。

王又将她的脸拉近,这次只轻轻吻了吻唇角,随后在她耳边轻声耳语:“睡吧,立香酱。”

“您说什么……”骑士努力支撑眼皮,最终还是没抵抗住催眠的魔法,身体一软倒了下来。王接住她倒下来的身体,如果骑士还醒着绝不会容许自己沾满寒气的盔甲贴在王的胸膛上。


所罗门淡淡地说:“出来吧。”

唰!

一道影子从黑暗的角落里窜出来,冲过来将所罗门扶着的立香夺到自己怀里。

穿着女仆装的少女抖了抖发间的兽耳,充满警惕地在黑暗中瞪着所罗门。

所罗门撑着边沿离开浴池,吸水的长发刚一离开水面就脱水恢复了蓬松的样子。

“把她带到我的房间。”所罗门瞥了一眼兽耳女仆,不容置疑地道,“虽然没有受到肉体的伤害,精神的冲击却不容小觑,真的为了她着想就按我说的做——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容许你待在她身边?”

“咕噜噜——”女仆十分不甘心地从喉咙深处发出野兽的低吼。

她并不畏惧所罗门王看向自己冰冷的目光,但还是屈服于他讲得有道理,凭自己的本事大概无法完全治愈立香的精神受到的创伤。

女仆将立香稳稳地抱了起来,离开前还不忘瞪一眼正在擦拭身体穿上衣物的所罗门。

谁要你的容许!明明是我先来的!丢你一脸相簿啊汪!


评论(6)
热度(85)

搞事!搞事!搞事!
FGO沉迷中.CP基本只产罗曼咕哒子。热衷群像。paro好吃。想开车。

© 夏之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