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纳

王与骑士(二)

(二)
立香特地前往王都外,拜访贞德寻求帮助,是因为王宫里发生了一件怪事。
准确地说,是王宫直属的骑士团里发生了奇怪的事件。

前阵子有一天立香在准备离开王宫时,带上了所罗门王要交给骑士团长的指令书,顺路前往王宫一角的骑士团练兵所,要将指令书交给王宫骑士团的负责人。
前往团长办公室的路上,会经过王宫的练兵场。立香从练兵场旁走过时,场内一群人正在训练,她仅仅是瞄了一眼并未停留,却未能顺利通过,而是被拦了下来。
“我要向你挑战!”
将剑横在立香的路上拦住她的是一名二十岁出头的青年,看服装和武器的配置应当是刚进来不久的新兵。
骑士团的新人,不,或许是预备役。
立香一边猜测着,一边拒绝了他。
一般来说,骑士碍于尊严和荣耀不会拒绝他人的挑战,但不是一种硬性的规定,即使拒绝了,也不会因此受到直接的惩处。
立香在童年的时候花光了争勇斗狠的兴致,如今当骑士的作风更像克忠职守而绝不越线的公务员,除非她服侍的王亲自下令让她与人决斗,否则是不会花费精力在毫无意义的争斗上的。
按理说,拒绝的那一方才会被视为胆小鬼遭到耻笑,但听到立香的拒绝后,反倒是对方激动起来,红着眼睛大喊:“你是看不起我吗?!!”接着便将剑向立香刺了过来。
正因为立香拒绝了,年轻人的这一举动是违反骑士精神的。
年轻的骑士因为愤怒,挥剑的动作来势凶猛但缺失了章法。立香拿起腰间未出鞘的细剑,很快就制服了他。
说实话,立香确实可以说一句看不起对方,这么一个易怒的新兵想要打败老练的骑士岂不是异想天开。
她将年轻人打晕扔在原地,自己前往团长办公室,交付了王的指令书后说明了方才的状况。团长表明查明状况后就会做出相应的惩处,立香得到答案便离开了。

实际上,立香对受到挑战这点并不觉得意外。
传说,神已经离开这片大地,但神留下的恩赐尚在,神赐予人智慧,赐予人体力和魔法。
神赐予的宝物并不均等,每个人获得的数量就如能够得到的宠爱一样不同,在拥有魔力的十分之一的人类中只有百分之一拥有学习魔法的才能,而可能只有万分之一的人类能够在魔道一途获得些许成果。
因此,魔法师虽然常见,却离与魔法无关的普通人的生活距离很远。
体力上的差异更容易被理解,比方说男女之差。
男性在体力这方面天生比女性更占据优势,因为人类先祖中的女性曾经犯下重罪,这是神的惩罚——很久以前,教会曾持这种论调,如今已作为陈腐的观念被人们遗忘了。
然而男性的体力优势是事实,这就导致了在这片尚且需要人类举起武器与同族、异族对抗的土地上,武人这一群体里,女性所占的比例尚且不及男性的一半。即使成为武人,女性普遍走的也是敏捷技巧类的职业路线。
不过当世有个独特的例外:骑士这种职业从骑兵演变而来,需要穿铠甲骑上马,普遍都是力量型的男性,然而如今最强的骑士却是女性。
骑士之国的国王是一名骑着战马的枪骑士,年少时也曾使用过双手剑,无论使用哪一种武器,这位女性骑士都是最强的。
那位被称为骑士王的女性虽强,却是个特例,无法改变男女的普遍状况,也没有想去改变过。
立香作为年轻的女性,甚至可以说还是一名少女,却担任着王的近卫骑士如此重要的位置,其实经常有人不服气,以前也不是没受到过骑士团里骑士的挑衅。
不过近卫骑士和骑士团就不是一个编制的,他们不服气碍不到她的生活,便从来没放在心上过。

在回去的路上,立香听到了与方才那个挑战者相熟的其他年轻人们的小声讨论。
“又是那个吧?”
“绝对是被附身了!”
“他平时就看不起女性不是吗?”
“那也不会愚蠢到当众挑战!以我们的身份向正式的骑士挑战首先就会被认为自不量力!”
“等他醒了去问问吧……”
“对,他应该也会给出相同的答案。”

“会说——‘我听到了声音’。”


这些年轻人毕竟是通过了选拔才能进入骑士团,心智尚且年轻气盛,却也不会为鸡毛蒜皮的事情大惊小怪。会让他们那么紧张的究竟是什么,立香感到在意,之后便悄悄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骑士团中最近的传闻。
据说,最近一阵子,去年刚选上来的新兵经常有人做噩梦,甚至在噩梦的影响下迷迷糊糊地对同僚挥剑。因为是最近才开始的现象,只在小范围内无规律地发生,也没有造成严重的伤害,于是暂时没有闹大,骑士团的上层们也还没有得到消息。
那些异常的年轻骑士们恢复清醒后都会说,他们听到了声音。
不是一个声音,是很多个声音,在梦中在耳边不断回响非常可怖。

立香一开始并未太在意,这个事情听起来没有根据,骑士团也不归她管,就暂时放到一边去了。
——直到她在自己家中被陌生的少年袭击。
大半夜的,她直接拎着被打昏的少年回到王宫,敲响了骑士团长的房间门。
团长开门看到同僚拎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站在自己门口露出了诧异的表情,而立香说明了一回家就被这个没见过的少年人埋伏袭击的经过,并将少年的衣领翻出来给他看:“我想请你看一下,是不是我记错了。”
少年的衣领里绣着一枚标志。
王都一角有一所学院,那是这个国家唯一教授魔法的学校,同时也设有武者学部。少年衣领里的标志是学院里被称为骑士班的特长班的标志,这个班的学生可以说是王宫骑士团的预备役。
骑士团长点头确认了立香的记忆,同时也深深地皱起了眉。在校生袭击从未谋面的骑士前辈,这事儿一听就透着怪异。

立香将少年交给团长安置,利用空余时间着手调查这件事,这才发现前不久的传言已经开始闹大,并且范围并不仅仅是王宫骑士团的新兵。那些在校的学生,他们受到的影响更大,听到的“声音”也更清楚。
声音在说——第47个人,要将第47个人找出来。
找出来,然后呢?
不论如何都不像是好事。
如果只是这样,立香还不至于插手。她是王的近卫骑士,操心王的日常生活还来不及(虽然王的日常生活本来不是她的职责),哪有功夫去管这种事情,又不是做侦探的。
问题是——
连她自己也听到了“声音”。

回来。回来。不要跑。回来。
啊啊啊啊!不要跑。请你不要跑!别跑!回来!滚回来!
为什么要丢下我们、
为什么要一个人逃跑、
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
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回来
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就像那些学生说的一样,是许多个声音重叠在一起在耳边回荡的声音。他们会觉得可怖也不为过,毕竟依照传闻推论,这声音恐怕是46个人在耳边不断重复相同的字句,充满怨恨和不甘。
不要说还在上学的孩子了,就连她也从噩梦中惊醒,回味着那深入骨髓的憎恨大口喘息。
“立香,不要怕。”王盖住了她的眼睛在她耳边轻声道,“没事的,我在这里。”
所罗门王是当世最强的魔法使用者的两人之一,他的手掌轻轻拂过骑士的面颊,很快又让骑士睡了过去,为了确保她这一次睡眠的安宁,王拨弄着骑士因冷汗贴在额头上的刘海,低声念起咒文。


白日如约而至,少年在王宫一角的房间里醒过来,捂着隐隐作痛的脑袋。
他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房间推门出去,走廊上刚好站着一个正在打扫的女仆,看着他眨了眨眼睛道:“哎呀,你醒啦。骑士大人让我告诉你,醒了的话去厨房找他,厨房在沿着这条走廊往前走,第一个楼梯上楼右拐,记住了吗?”
少年红着脸告别了过于热情的女仆,依言来到厨房。
当看到厨房里那名穿着盔甲的女性时,少年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大概是在王宫。
“咦……咦哎哎哎?!为什么我会在王宫里?!”并且过于迟钝地表现出了震惊。
“嗯?你认识我吗?”立香偏了偏头,她确定自己没见过这个在校生,没想到对方居然认识自己。
“你……您相当有名。”少年尴尬地回答。
橘红色头发、极其年轻的女性骑士,在这个国家里只有一个人,确实很好认,只是传出去的名声其实并不好。
少年自身对立香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但作为男性,他能够理解自己的同学诋毁这位女骑士时的卑劣心态。男人的秉性几乎都不愿意心服口服地对女人认输。
消解了尴尬气氛的是从少年腹部传出的鸣叫,其实少年自己是觉得更加尴尬,都忍不住红了脸,而年轻的女骑士轻笑了一声,让他坐了下来。
穿着围裙的高大厨子端来满满一盘食物放到少年面前,这样的招待让他更觉得不好意思了。
“让你来厨房就是给你找吃的,先把肚子填饱吧。”立香说道,“等你吃完后,我还有话要问你。”
女骑士说完还贴心地撇开了视线,少年战战兢兢地拿起叉子,吃下第一口之后就停不下来了。
“呜呜呜呜呜!”长年被食堂折磨的少年几乎要感动得泪流满面——为什么会这么好吃!该说真不愧是王宫里的伙食吗!
少年夸张的反应让厨子有点尴尬,收到了来自女骑士调侃的视线。

等少年吃得差不多了,立香才开口道:“你还记得袭击了我的事情吗?”
少年闻言一口呛了出来猛烈地咳出食物的残渣,挤出生理性泪水的眼睛惊恐地看着立香。
“袭、袭击?……您说我吗?不不不我怎么会有这种胆量——!”
虽说经常有人说女骑士名不符实,但即使真的名不符实,那也不是他这种在学校里都受人排挤的胆小鬼敢挑衅的啊!
“不,你相当厉害。”女骑士看出了他的妄自菲薄,“基础打得很扎实,以后可以尝试着再往上提升一下自己,照这个成长进度,最多两年后就能通过骑士团的考试了。”
“……您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我没有必要骗你。”
少年沉默了一会儿,说:“——谢谢,谢谢您,立香大人。”

“但是我真的不记得袭击过您啊!”少年抱着头可怜巴巴地哀鸣。
“你记不记得袭击过我的事情不重要。”反正已经确定这里面有问题,立香不介意公权私用帮他把这件事瞒下来,要知道骑士很重视道德形象,稍微严重一点的人品污点就能毁了一个骑士的前途。
“我想问你的是你记不记得听到过什么声音。”
“声音?”
“是的,可怕的——带着憎恨的声音,说着‘第47个人’之类的话。”
少年皱眉想了一会儿,回答说:“有的。”
“那么你有听见那些声音说,想要第47个人做什么吗?”
少年努力回想了好一会儿,最后颤动嘴唇轻声说:“死。”
“他们说,‘你应该和我们一起死!’”
“…………”
女骑士没有回话,任由沉默蔓延。最终打破沉默的也不是她,一个侍者来到厨房外对女骑士说,王叫您,立香大人。
于是女骑士收敛了满怀心思的神情,和少年道别离开了。
少年一头雾水,但也听到侍者的话,不敢打扰女骑士去王那里,安安分分地坐在原地。
侍者没有第一时间离开,而是对擦盘子的厨子道:“卫宫大人,您又来帮忙了啊。”
少年一愣,卫宫??
“顺便而已。”身形高大根本不像厨子的男人道。
“那么能请您顺便做一份蛋糕吗?”侍者请求道。
“请你回去告诉所罗门王,我不是专职做厨师的。”男人无奈道,“也再转告立香一次,不要再怂恿所罗门王来我这里找吃的!王宫的伙食并不差!呈送给王的食物就更加精致了。”
“可是都比不上卫宫大人您的手艺啊。”侍者真诚地夸赞道。
本职并不是厨子的男人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感到高兴,而一旁的少年跳起来惊讶地指着在红色衣服外面套着白色围裙的男人颤声道:“卫、卫宫——您是骑士团长大人?!!”
“准确来说,我只管直属王宫的一队。”卫宫淡定地说着,拿起了下一个需要擦洗的盘子。

几个小时后,所罗门王在近卫骑士的监督下,在下午茶时间准时吃上了骑士团长亲手做的草莓蛋糕。
骑士同样得到了一份蛋糕,享受着骑士团长的手艺,但相比起吃得一脸幸福的王来,她的表现就显得异常冷淡了。
“王,请您准许我再请一次假。”
“又请假?这次是为什么?”
立香放下叉子,银制的叉子和瓷盘边缘轻轻一碰。
“我想确认一些事情。”
“……”
王敛去了脸上过于夸张的笑容,黄金的眼眸宁静地注视着自己的骑士。可以说神色很有威严,如果能忽略掉嘴角的白色奶油的话。
“可以,想查什么都去查吧,立香酱。”王的口吻平静无波。
“只是必须在天黑以前回到城内,若是你做不到,那么我会过去。”
立香微微睁大眼眶,数秒后压下了讶异,开口道:“请您不要胡来,您一个人跑出王宫就谁都找不到了,万一您在城外迷路就糟糕了。”
“你以为我是谁?”明知道立香在一脸严肃地说笑,所罗门还是嘴角带着弧度淡淡地回应她。
她当然知道。这是被称为魔之王的男人,能够在魔道上与他匹敌的只有一个存在于传说中的半梦魔。
“即使不信任我的能力,也该相信你一定能找得到我。”
所罗门看着立香的金色双眸泛着无机物冰冷的光泽,却又好像带着蜂蜜般的甜腻。
“谢谢您这份给我带来了诸多麻烦事的信任。”
立香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叉子叉起了蛋糕上的草莓——所罗门那份上面的草莓。
“呜啊!趁机偷食也太狡猾了吧,立香酱!”

 

 

 

评论(6)
热度(99)

搞事!搞事!搞事!
FGO沉迷中.CP基本只产罗曼咕哒子。热衷群像。paro好吃。想开车。

© 夏之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