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之纳

王与骑士(一)

所罗曼x咕哒子,搞事的骑士paro,我也不知道会写成什么德性,但是我是不会BE的!【搞完事就大团圆的装逼爱好者暴言


(一)

这是遥远异界的故事,存在着剑与魔法,投影着现世的世界

王治下的国家,那里有城池和人民,花与面包,有爱和希望,那里是人的国度


王都一如既往迎来清晨,晨曦清澈的光辉越过地平线笼罩城市的街道,抵达王宫,却在王的寝室窗前被厚重的名贵的绸布窗帘遮挡得分毫不透。

城门早已打开,放郊外村落的农户进入城内,王城的底层居民也已经起床,前往早市。

一个小时前王宫的侍者们分别开始活动,厨房准备整个王宫上下的早餐,仆役们清扫落灰的角落。

咔沙,咔沙。走廊上响起金属摩擦的声音。

这是身穿盔甲的骑士们走过时才会发出的声音,一大清早会在王宫里活动的骑士只有一人,听到脚步声的王宫侍者们向穿过走廊的人行礼,骑士回以点头致意,快步走在通往王的寝室的路上。

骑士抵达王的寝室前,按惯例扣门伫立片刻,道了一声“失礼”便直接打开大门走进去,在一片昏暗中径直走到落地窗前将层叠的窗帘一口气拉开。

阳光如倾倒的流水般哗啦涌入房间,照亮银白色的轻甲。

宽大的床上躺着的男人被突然放纵的阳光晃了眼,无意识地蹙了蹙眉心,翻了个身背对窗户,将身体往被子里缩了缩,令原本收容在被褥下的羊毛般毛绒绒的长发被挤了出去。

咔沙,咔沙。

身穿骑士铠的少女走到床边,伸手捏住被角。

“王。”

“……”

“请您起床。”

“…唔…?立香酱……?再等五分钟……”

“请您不要说出像要去上学的孩子一样的话,我又不是您母亲。”

“唔姆……总之十分钟……”

“为什么变长了!”

少女道:

“是您自己起床,到与大臣们的会议前还有一个小时洗漱发呆吃早餐,还是我把您拖起来晨练,请您自己选吧!”

“十五分钟……”

然而时限居然还在继续变长。

“……”少女头疼地看着从被子里露出来一头长发的男人,但凡再清醒一点,他就该说着“我不要绕着城堡长跑”之类的猛地坐起来了,只有真的完全不清醒压根没听到她说了什么,才会这样无动于衷地接着赖床。

没办法了,少女只好卸下手甲,拉住被角直接掀开被子。那头长发像自带的羊毛毯子一样盖在男人褐色的皮肤上,导致这个人没了被子都不会因为觉得冷而瑟缩一下。

“请您起床了,王!”少女弯下腰去拉着男人的手臂让他上半身起来坐好,转身去找他的衣服,“还有,我记得我说过很多次了请您不要裸着睡觉!这种坏习惯是跟先王学的吗!?”

乱扔在地上的昨天的衣服当然不能让王再穿回去,少女抬脚去衣柜,忽然被从后面一拽。按理说就算是毫无防备,拥有骑士资格的武人也不该被拉一下就倒下来,然而少女还是受着牵引无可奈何地坐到了床上。

少女只好无奈道:“请您不要胡闹了。”

看不清男人的表情,他将脸埋进了少女后颈的碎发。

“说真的您就不觉得硌得慌吗!”

她今天穿了盔甲来的啊?!

十几秒后,裸身抱着一副盔甲的男人才茫茫然地反应过来,睡眼惺忪地在唇角带上一贯的弧度。

“……嗯……早上好,立香酱。”

“是是是早上好。”少女剥开他的手臂从床上站起来,这一次没有受到什么反抗,男人老老实实地等着她从衣柜拿来了衣服。

“抬手,请您自己抬抬手!”

“裤子您自己换谢谢!”

“头发等一下再打理,请先去洗漱!”

折腾了一番后少女将男人推向卫生间。

“……您要飘着走可以但请再飘得高一点,发梢垂到地上就没有飘浮的意义了啊!”

等男人洗了把脸清醒了脑子出来,乖乖地在少女的眼神示意下坐到椅子上,让少女拿梳子帮他打理头发。说是打理其实只是简单地梳一下,这么一头长发真的要打理起来可不是件容易事。

“为什么我作为骑士,居然还要干侍者侍女的工作啊。”少女一边揽着他的灰白长发梳理一边小声叹气,虽然试图把翘起的发梢压平,很遗憾这一头松树一样乱翘的头发不是睡乱而是天生的,再怎么梳理也不可能压成柔顺的直发。

“我可以给你算上侍者和侍女的三份工资?”男人轻笑道。

“算了,还是骑士说出来好听一点。”少女梳理完他的头发放下了梳子,“大臣们应该已经到了,早餐——”

“省了吧,我现在就去会议室。”

“——不行,您连昨天的晚餐都没有好好吃!我会让厨房送去会议室的,想必大臣们会监督您好好吃下去的。”

“为什么我作为一个成年人还要被监督……”

“因为您的生活作息实在太差了。还有,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您昨晚又熬夜了,今早才醒不过来的。”

男人站起身,少女绕过椅子为他摆正左肩的十字结饰物,然后站直身子道:“请不要太过加油了。”

“一大早把人叫起来工作却这么说,立香酱你到底是想要我怎么样啊?”

“想要您更自爱一点,谢谢。”

“我是觉得已经足够自爱了,而且似乎立香酱你是没立场对我说教的。”

“若是您的自我管理能再好一点,我就不必如此僭越了。”

“不,我不是指那个。”男人说,“算了,我先去会议室了。”

“是,请一路走好。”

男人——这个国家的王所罗门离开了寝室,他的操心操力干着三份活儿的近身骑士立香戴回刚刚脱下的手甲后,也关好门离开了房间。


正如立香所预料,所罗门企图赖掉早餐直接进入会议正题,结果大臣们全体进言,愣是眼睁睁地看着王好好吃掉对于成年男性足够的早餐分量的食物,才肯让行政官分发文稿开始会议。

王在生活作息上的不靠谱王宫上下就没有人是不知道的,连大臣们都要为王吃没吃饭操碎了心。臣子们肯为王的用餐问题操心到这个份儿上也是王受到爱戴的体现。

会议上讨论了最近国家内发生的一些问题,包括全国和周边邻国在内这一块大陆区域最近频发的魔兽暴动的应对方法,这个国家的王不仅政务处理得好,对动植物的了解也十分知识渊博。

开完了大约两小时的会议,大臣们告退去处理自己的事务,所罗门也准备离场去书房处理今天送来的文书,身边跟随的侍者上前道:

“王,立香大人吩咐厨房准备了养胃的茶请您务必喝完。”

侍者口齿清晰地复述了王的近身骑士的留言。

“……姑且问一下,准备了多少?”

“立香大人嘱咐过——‘起码两壶’。”

居然都不是论杯而是论壶来算。

所罗门依然在微笑,但是他听见尚未离开的大臣偷笑的声音了。


这就导致了王整个下午不得不时不时跑趟厕所,等把政务处理完已经不知道是哪里疲惫了,脑子和心以及膀胱。而当他想找罪魁祸首的时候才知道对方不在王宫。

侍者还在敬职敬业地继续倒茶,一边给仿佛听到极其不合理的事情的王解释道:“立香大人请过假,您不是允许了吗?”

“……”

所罗门回想了一下,好像确实是有这么回事。

“为什么要请假啊,立香酱……”反正政务处理完了,一国之君趴在空出来的桌面上,没精打采唉声叹气的样子让人看不下去。

侍者淡定地放下茶杯——虽然两壶的标准已经到了,估计王两天内都不会再想喝茶了——对王的举动见怪不怪。


他们的王平时的状态,和在骑士立香大人面前的状态截然不同,几乎判若两人,这一点王宫相关的人早就习惯了。

这位王一直是值得尊敬的贤王,年少继位后以诸多正确的改革稳固了这个国家,令人民得以和平安乐地生活。

从前的王虽然贤明稳重,待人的态度也温和平等,却依然令人感到不可接近,好像神殿中供奉的早已离开这片土地的神明一样遥远。

这种情况在两年前,名为立香的城下少女来到王宫,被王招为近身骑士之后发生了改变——翻天覆地的那种。

正式场合王的面容依然端庄沉静,暗地里却会哭丧着脸和骑士絮絮叨叨地念叨处理不完的政务,持两派意见迟迟确定不了的决策,以及王宫厨房的食物不合胃口。

刚开始的时候人们对王的变化措手不及,甚至觉得王是不是磕到哪儿撞坏了脑子,然而王的贤明依旧,人们也不好再说什么。

事到如今大家完全习惯了王在骑士面前形象崩坏,到现在甚至只要提起骑士的名字,即使本人不在面前也像换人格一样画风秒切。


侍者内心感叹着立香大人料王如神,将提前准备好的草莓蛋糕端了上来,然后假装没看到王发亮的眼睛恭敬地退出房间。

不过这个时间吃甜点,王还能好好吃晚餐吗?要是王又没吃晚餐,明天又会听到骑士对王的说教了。

平心而论,大臣中有人对那名年轻稚嫩的女骑士给了王如此巨大的转变一事感到忧心反对,王宫里工作的侍女侍者们却是毫无意见,甚至有些感激立香的。要知道,服侍一个完全看不出来在想什么,根本毫无喜恶可言的上位者可不是什么舒服的事情。


侍者白担心了,骑士赶在晚餐时间结束前回到王宫,并把打算用蛋糕填肚子的王按到了晚餐桌前。

“我说过!请您!好好吃晚餐!了吧!”

“诶、诶嘿……”

“不要试图用笑容混过去!!”


这是到晚餐时间才会发生的事。

时至午后,当一国之王像个小孩子一样含着勺子吃蛋糕的时候,被王念叨着的少女骑士正在王城郊外的村落里。

请了假,不是以骑士的身份出门的少女卸下了盔甲武装,穿着朴素的衣裙来到位于王都郊外,却与王城稍有一段距离的小村。

村庄入口的空地上插着一黑一白两面旗帜,迎着原野的风时不时地飘扬展开。

“虽然我们见得不少,你来做客还真是难得。”金发的的少女给立香递上茶杯。

立香接过茶杯看了看屋里,“奥尔塔不在吗?”

“她出去玩儿了。”金发少女像每一个疼爱妹妹的姐姐那样宠溺地笑着,睁眼说瞎话将妹妹去郊外欺负野狼的行为称作玩耍,并且忽略掉妹妹一点都不想要姐姐的疼爱甚至恶心想吐的事实。

“今天应该不是骑士团放假的日子,你过来有什么事吗?”

立香点头,“我有事想问你,贞德。”

“你会这么郑重,是想依靠我的‘启示’吗?”贞德坐在立香对面,手肘搁在桌上,有些不解地回问,“你应该知道,在神已经不在的如今,我的‘启示’只不过是一种直觉,和占卜差不了多少。”

贞德想问的是,你为何不去问所罗门王而要特地来问我呢?

“他不靠谱。”王的近卫骑士毫不留情地给这个国家贤明大方的王下了定义,“如果我问了肯定又要问东问西,操心多余的事。”

开什么玩笑,他的生活作息已经够糟糕了!

立香的脸上仿佛这么写着。

她的这种态度完全可以说是对王的极度不敬了,但这和远道而来求学的贞德没有关系,反正贞德姐妹不是所罗门王的子民。至于身为骑士的友人和王之间明显超越职务的奇怪关系,贞德也不想擅加评价。

“那么你想问什么?”

在异国他乡难得交到的好友的请求,贞德无论如何都是会给予帮助的,她本就是无私奉献宛如圣女般的人物,虽然这份诚挚助人之心让妹妹看她这个亲生姐姐非常不爽。


与贞德名字相同,仅多了一个奥尔塔(Alter)后缀作为区分的妹妹刚好与立香错过,一回来就看到姐姐充满忧虑的神色。

“珍妮德,欢迎回来。”贞德向妹妹露出一抹笑容。

和姐姐不同穿着黑色衣裙的少女却十分嫌弃地嘴角下撇,道:“我说过别那么叫我!对着和自己一样的脸喊和自己一样的名字,你就不觉得恶心吗?”

“怎么会?”贞德理所当然地反问。

“……”没法交流了!贞德·Alter想。

“立香来过了。”贞德道。

Alter眯了眯眼,“哈!看你的表情不像是什么好事,她难道带了什么麻烦事来吗?”

“那倒是没有。”贞德轻轻摇头,“只是……我感到了不好的征兆。我希望我告诉她的事能帮到她,也希望她能平安无事。”

“……说的那么险恶,她到底来问了什么?”

“是一个传闻。我是不太清楚,你听说过吗?

——‘第47名骑士’的传闻。”


评论(12)
热度(148)

搞事!搞事!搞事!
FGO沉迷中.CP基本只产罗曼咕哒子。热衷群像。paro好吃。想开车。

© 夏之纳 | Powered by LOFTER